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情随风逝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情随风逝
(一 Y是我的前女友,也是我心中最放不下的一段情感。我们原本是高中同学,但是上学时互相看不顺眼,所以基本上没有交集。但是,时间会改变一切。 故事是从2009年的12月31日开始的。 09年,我还在读大学,独自一人在中国的经济中心求学,经济压力可想而知。而我那时不思进取,整日在游戏中虚度年华。我的好朋友看不下去了,就帮我报了一个兼职工作,让我出去感受一下生活的艰苦。他告诉我,元旦三天做兼职,一天可以挣得120块钱。对于一个月只有600块生活费的我自然是一笔鉅资。我也就答应了。 31日晚上,打了一天游戏的我閑来无事,就在高中的QQ群里跟同学聊了起来。因为已经很晚了,当时只有我和另外一个男生,关係还不错,我俩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 大概11点45左右,Y来了,说,这幺晚了,你们还不睡觉。 虽然我跟她高中是互相看不顺眼,但是毕竟已经过去了3、4年了,我也不是小肚鸡肠的人。所以回复说,你不也没睡呢。她说,我刚喝完酒回来,喝多了,睡不着。 我心中想,这幺晚刚喝酒回来,看来社会真是个大染缸啊。于是就说,这大半夜的去喝酒,你老公不要骂你啊?她说,哪来的老公?因为我複读了一年,而且上的是本科,Y上的是专科,所以那时Y已经工作了一年了,我主观的觉得她已经结婚了。 所以我诧异的问道,还没结婚呢?她发了发怒的表情,男朋友的都没有!我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时,另一位男同学说,你俩聊就你俩单独聊,别在群里聊,我这玩游戏呢,一会一提醒。我发了个敲打的表情,然后跟Y说,得,扰民了,咱俩私聊吧。 于是我们两个单独聊了起来,期间她告诉我她在事业单位上班,今天是单位过年会,大家都喝得很开心,但是喝多了确实很难受。我就告诉她说以后别喝太多了,小姑娘家家的,万一出了意外怎幺办。她说没关係,他们领导是她的亲戚,所以没什幺问题。 因为我基本上一喝酒就醉,所以经验还是有一些的。于是我就告诉她说多喝水,多上厕所,如果有的话吃点凉的东西,早点休息。她说,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关心人的啊。我就跟她开着玩笑说,怎幺,动心了?…… 就这样,我们一直聊到了将近淩晨1点钟,我们也互相留了电话。我跟她说,睡吧,你喝酒了,睡得晚了明天该头疼了。明天早上我给你拜年。她撇撇嘴说,不信你能起来。 因为我明天要做兼职,必须七点起床,所以我很有信心的跟她说,七点半,我準时给你拜年。她笑了笑说,那好吧,我等你。然后我们互道了再见,关机下线了。 说了这幺多,还没有介绍下Y的形象:她属于那种小鸟依人的类型,大概1米63左右,身材还可以,属于比较丰满的类型,高中时对她的印象只有两个,一是长得很像张柏芝,二是胸真的很大。当时我还不知道什幺是罩杯什幺是胸围,但是只管的感觉的就是:不小! 第二天早上,我七点钟準时起床,整理好衣物,来到公交站,看了下时间,大概是7点25左右。 于是就拨通了Y的电话。接到我的电话,她还是有点惊讶的:「你真的这幺早就起来了?」 「是啊,我说过要给你拜年的幺~」我笑着回道。 她将信将疑的问道:「就为了给我拜年,起这幺早?」 我也不想骗她,就说:「呵呵,起这幺早不是专门给你拜年的,今天我去做兼职,所以要起得早一些。但是给你拜年也是真心的,搂草打兔子幺,顺带的,呵呵。」 「你敢打我?!」她娇哼了一声说。 因为上高中的时候,她的外号就叫兔子,我倒把这件事给忘记了。我摸摸鼻子,抱歉的笑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她笑了笑说,「恩,看来你还是和原来一样。」 「什幺一样」,我问道。 「一样傻!」说完她就咯咯的笑了起来。 「那是因为咱们是同学,我不想让社会的气息玷汙我们同学的纯真,你要是这幺说,就别怪哥哥我不留情面了!」我开着玩笑的说道。 「切,还哥哥,小弟弟还差不多。」她不屑的回道:「好了,不耽误你上班了,我还在被窝呢,等我起来了给你发资讯。」 「恩,你再多躺会吧,昨天喝高了,今天头肯定不舒服,再多喝点水,解解酒就好了。挂了,拜拜!」 挂断电话,坐上公交,来到了我的兼职工作地点。 其实在SH,兼职工作是很轻鬆的,基本上什幺都不用做。我今天的工作,就是西门子电器实习导购,说白了,就是当我们店的销售人员忙不过来了,我去跟客户聊天,不让他们离开,等销售忙好了,转给销售就好了。这是个相当轻鬆地工作,而且我这个店比较重要,所以销售人员配了很多。 于是我就无所事事的这儿转那儿转,相当无聊。上午10点左右,手机响了,打开一看,是Y发来的短信,告诉我她已经起床了,正在看电视剧。 我跟她回复说我这工作太无聊,一天就是在这里站岗,8个小时,太难熬了。她说,那幺好的工作,站8个小时就能拿到120块,要是我我天天去。(她不在SH,而是在北方的一个工业城市,工资标準不算高。) 我说,那也不行啊,太无聊了,要是能看看书或者玩玩游戏还行。她说,没事,这三天我没事,我陪你聊天。……我们就这幺聊着,时间过得确实不那幺难熬了。 只是晚上回到家,发现10086给我发了一个消息,提醒我的包月短信已经发超了。 我当时就震惊了:从我办了这张卡以来,每个月都会送我160条短信,而我从来了没有用完过,因为没有女朋友,而好朋友都在一个宿舍,所以每个月基本上就是30条短息。可是今天才1号,短信已经发超了,让我不得不感歎。 第二天上班,为了不无聊,我想给她发了一封短信,起来了幺,兔子?过了大概10分钟,没收到回复,我以为她还没起床。就又开始左拧右转的晃了起来。 半个小时以后,短信来了,早就起来了,我开车来TJ了,跟同事来这边玩。我笑着摇摇头,开玩笑道,你这个骗子,昨天还说这三天没事,要陪我聊天呢,今天就把我抛弃了。 她马上把短信回了过来,我没有啊,这不是一样可以和你发着短信幺。我说,没事,逗你玩呢,是跟你爱慕的还是爱慕你的人出去了吧,那就不打扰了。 她回道,你可真逗,我给我办公室一个女同事来这边逛街。就是为了逃避家里人的相亲阴谋。哪有你说的那些人? 我想了想,就又开玩笑的说,那你就跟你家里人说,我把你收了! 她说,拉倒吧,那你女朋友不要从SH追杀过来啊?我可打不过。 我苦笑的回道,哪有女朋友,光棍一个,我要是有女朋友,哪有时间跟你聊天,早就炸了。 她说,恩也是,不过我还是不相信,这不是你在上班幺,她肯定不在,晚上就不好说了。 我说,那好,今天晚上我回到家,用座机给你回个电话,你就知道了。 晚上下了班,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到了家。我是跟同学合租的房子,一共6个人,2女4男,我跟一个男生合住一间屋子,另外4个是两对情侣。 「我已经到家了,要不要给你打电话啊?」我给她发了条短信。 她回复道,我在吃饭,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吧,一会我给你打过去。于是我号码发了过去,然后就打开电脑,开始了WOW的任务。打的正HIGH,电话响了,我在房间里面,又戴着耳机,没有听到。 一个女同学XQ接了电话,然后来到我们房门前,敲开门说,兵哥,你的电话。 我赶紧在YY里跟队友说了抱歉,然后出去接电话。 「喂,你好?」我问道。 「哼哼,你这个骗子,被我抓到了吧!」电话里传来Y的声音。 我怔了一下,说:「抓到了?抓到什幺了?」 「哈,你还装」她的声音高了起来:「白天还说你没有女朋友,这我刚打进来,就听到了!」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拉倒吧,那是我同学,人家有男朋友的,别乱猜。」 这时XQ的男朋友田雄从房间里面出来,半猜半听的知道了我们电话的内容,就在旁边大声说:「兵哥,咋了?嫂子误会了?」 我赶紧对他说:「别瞎说,是我同学!」 「哼,演吧,你就接着演吧!」Y在电话那边半撒娇半认真地说道。 「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本来就没有的事,怎幺就这样了呢?」我说道,「说吧,我这一世英名被你误解了,要怎幺做才能让你相信?」 Y想了一会,说:「你把刚才那个女生叫过来一下。」 我回头看着田雄,说:「借你家XQ一用,可否?」 他说:「你要搞什幺?」 我说:「让她接个电话,解释一下。」 「好吧,QQ,你出来一下。」 他喊道,XQ出来了,边走边说:「哟,兵哥,嫂子误会了啊?」 我说:「别误会,是我同学……」 还没说完,电话里面就吵起来了:「上午你还说要把我收了呢,这回又不认帐了。」 我赶紧安抚Y说:「别急,别急,我同学出来了,让她跟你说。」 「哼」,Y没好气的说:「那多难为情,不用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还没得来得及说话,就听Y接着说:「你当着他们的面,喊我一声亲爱的!」 「啊?」我大吃一惊,「兔子,这玩笑大了啊!」 「怎幺,你不愿意啊?」我听出Y的声音是故作生气,只好把闹剧继续下去:「亲爱的,这下你相信了吧?」 「咯咯,」Y笑了起来,说道:「你占我便宜啊?」 田雄惊讶的看着我,淫笑了一下,跟XQ回房间了。我被Y整的摸不着头脑正在郁闷,也没理他。 跟Y聊完电话,已经快11点了。因为第二天要上班,还剩下最后一天,我要抓紧时间休息。3号早上,我还是七点钟準时起床,到了工作地点,还没来得及换工装,Y短信就来了,老公,起床了幺?上班要迟到了! 我苦笑了一下,经过昨天的一场莫名其妙的闹剧,我跟Y达成了一个协定,大概的内容就是: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她没有男朋友,所以我们就假装情侣,而且不在一个城市,不用担心什幺别的问题,等我们一方有了真正的男女朋友之后就会和平结束……所以她现在非常入戏的这样给我发资讯。 「懒虫,我已经开始上班了,你才刚睡醒,等你叫我上班,黄花菜都凉了。」我回到。 「人家是女孩子幺,睡眠少了该不漂亮了,这样老公就该不要我了。」 …… 我们就这样一直聊着天,我们的感情也在飞速的成长! 一转眼,时间临近春节,我也放假回了家乡。跟家里人说了这件事以后,他们也没什幺意见,只是叮嘱我做事要有分寸,其中的意思自己体会吧。大年初一,我跟Y打了电话,拜了年,在电话里Y居然提出要我在放假期间去她那里看看,就当旅游了。不过她的原话是:「你来这边玩玩吧,顺便让我看看你现在长什幺样子,省的你变成大丑男了,我这幺如花似玉的跟了你太吃亏了。」于是我就订了初五的火车票,来到她的城市。 因为是冬天,我穿着厚厚羽绒服,来到了比我们家乡更北的城市。走出出站口,就看到Y在风中站着,微笑的看着我,她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领着一个手提包,一副职业白领的样子。 我快速地走了过去,给了她一个拥抱,我能感到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我想她是因为激动。她有些不好意思,抱了我一下,在我耳边低声的说道:「讨厌,那幺多人呢。」 我鬆开她,拉起她的手,她的手很凉,说:「怕什幺,我抱得又不是别人的女朋友!」 她笑了起来,说:「我们还是见面了!」 我说:「那是必须的,哪有情侣之间不见面的?」 她拉着我向前走去,说:「走,带你去住的地方,我的宿舍太小了,而且在单位里面,不太方便,只能给你租了间房间。」我笑笑,没说话。 她以为我不高兴了,赶忙说:「不是别的意思,是你住在里面不方便。」 我转头看着她,开玩笑的说:「本来没多想,被你一提醒我倒多想了。」 她抬起头看着我,发现我面带笑容,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就撒娇的说道:「讨厌!」 坐上公车,经过了40分钟的颠簸,我们来到了她给我租的房间。是一家旅店,其实就是一户人家的院子,里面有三栋房子,每栋三层,每层有三个房间,一个卫生间。推开房门,发现里面还不错,像是套间一样,外面一件比较小,像是客厅,还有一个小小的淋浴房,里面是一大间,床,衣柜,电视,饮水机等生活电器很是齐全。 看了看周围,发现她肯定是昨天就把房子租好了,因为里面的生活用品全都是新买的,而且不是旅店用的那种廉价商品。洗髮水,牙膏牙刷,杯子,水壶等等,全都整齐的摆放在正确的位置,而且床上的杯子和枕头一眼就能看出是她自己的,上面印着阿拉蕾的图案。 我放下背包,拉开大衣将她抱在怀中,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说:「这幺周到,我都不知道说什幺了。这幺冷的天,你也不多穿一点,看这手冰成什幺样子了?」 她靠在我的怀里,小声说:「这边屋子里面都有暖气,只有在外面才会冷,所以我们都是这幺穿衣服的。」 我把头向后仰了一段距离,看着她说:「那也要穿个大衣,不然温差大了会感冒的。」 她眼神躲闪着我说:「还不是怕你嫌我胖幺?」 我笑了,两手在她腰间摩挲着,说:「来,我看看,哪里胖了?」 那扭动着腰推开我说:「痒,别闹。快把你的行李整理一下吧,常用的拿出来,不常用的就放好吧。」 我讪讪的笑了笑,虽然我独自在外地上大学,但是对于异性还是很不了解,或者说我是有贼心没贼胆吧。渴望,但是不敢奢求。 我拉开背包,拿出我的换洗衣物,放在衣柜里面,把刮胡刀和手机充电器拿了出来,放在床边的小柜子上面。然后把背包拉上,随手放在外面客厅的沙发上。 Y就靠在卧室的门边看着我收拾东西,面带微笑。放好背包,我转过身,对她笑了笑,走进卧室拿出手机放在床头柜上,顺手拿起刮胡刀,想要放进柜子的抽屉里面,当我伸手去拉抽屉的把手时,听到Y轻喊了一句:「不要。」但是已经晚了,我还是拉开了抽屉。 我回过头诧异的看着她问:「怎幺了?」 只见她原本因为热而发红的脸更加红豔,「没……没事。」 我回过头,想把刮胡刀放进抽屉再细问,但是我转过头以后,就愣住了。 因为在抽屉的正中央,工整的放着三个避孕套。我突然间明白了,其实我们之前的约定,早就随着时间的变化失效了,取而代之的确实真实的爱情。 我站起身走到Y面前,而她低着头不敢看我,过了好久她才用很小的声音说:「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我笑着问道:「以防什幺万一呢?」她抬起头,红着脸看着我没有说话,而我也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久。 她的眼睛很大,很黑,很亮。带着一抹害羞的笑意,使得她的眼睛微微弯起,就像月亮一样,非常好看。我看的有些醉了,伸手环住她的腰,将她拉进我的怀中,猛地低下头,向她的嘴唇吻了过去。 我以为她会躲闪,或是拒绝。可当我碰到那一双樱唇时,她却绷紧了身体,任由我亲吻。 我轻易的撬开了她的牙关,将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探索似的寻找着我要的柔软。慢慢的,她的身体放鬆下来,软软的靠在我的怀里,由我抱着她不停地亲吻,她也由被动的接受转变为轻轻的迎合。 良久,我俯下身子,将她横抱起来走到床边坐下,她坐在我的腿上,我用左手揽住她的柔肩,右手从腰间探入,抚摸着那光滑的皮肤,双唇却不曾停止,反复的吸吮着她的香津。而她也因为我的抚摸身体不停的轻轻抖动。 分开双唇,我低头看着她,她却害羞的将脸埋在我的怀里。看到她娇羞的样子,我忍不住又去吻住了她的双唇,右手慢慢又走到她的腰前,轻轻的解开扣子,拉开拉鍊把手伸入她的内裤里面,摩挲着那一团绒毛。 她的身体剧烈的抖动一下,然后睁开眼睛看着我说:「老公,你把窗帘拉上,好幺?现在太亮了。」 我将她轻放在床上,拉过被子给她盖上,然后走到床边,拉上厚厚的窗帘,屋子瞬间黑暗了下来。我回到床边,拉开被子躺在她的旁边。用手揽过她的肩膀,一只手慢慢的退下她的裤子。她却害羞的不知所措,伸手抱着我的脖颈,主动的吻了上来。 或许是因为紧张,她非常主动的将香舌伸入我的口中,与我纠缠在一起。我将她的毛衣拉起,脱了下来,她就只剩下内衣穿在身上了。 分开双唇,我看着她,轻笑着问道:「老婆,这算万一幺?」 她害羞的回了一句:「讨厌,一进房间就把人家剥光了。」 我假装疑惑:「剥光了?没有啊,这不是还有内衣幺?哦,这是对我的提示是吧,那我来了。」说着,将她的内衣解开。 刚打开背后的扣子,一对乳房就颤动着晃了起来。抽掉内衣,将手放在她的胸上,真是让我大吃一惊,我的一只手竟然不能将她的一只乳房完全握住。兴奋的同时,我也不停的揉搓着她的乳房,轻轻的感歎道:「这幺大啊。」 她好像对自己的胸部很有信心,搂着我的脖子,将我的手拿开,让她的一对巨乳贴在我的胸膛上,虽然隔着T恤,我仍然可以感受到那对乳房柔软的程度。她将嘴凑到我的耳边,轻声问道:「老公,喜欢幺?」 我搂住她的肩膀,一只手握住她的小屁股,轻轻的捏着说:「喜欢,非常喜欢。」 她仰起头,看着我说:「真的?」 我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说:「真的,非常喜欢,不撒谎!」说 完就吻住了她的双唇,右手游走到她双腿之间轻轻抚摸着,她也非常激烈的回应着我,好像我的肯定让她突然兴奋了起来。 虽然我没有什幺经验,但是多年的单身生活,在爱情动作片的薰陶下,我也不是一无所知。我将右手慢慢滑入她双腿的尽头,正要继续深入的时候,她突然伸手将我挡住,哀声求饶道:「老公,别……这里不行。」 我很诧异,正想着这是正常的拒绝还是欲迎还拒的推辞。只听她轻轻说道:「老公,我是敏感体质,你这样我会受不了的。」 听她这幺说,我虽然还不知道什幺是敏感体质,但是知道她是真的不想我碰她下麵。只得笑着将手沿着她的腰身,滑向她的双峰。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知道我误解了她的意思,就像我挺起胸脯,右手搂住我的脖子,左手伸到我的内裤里轻轻的抚摸着我的阳物,在我耳边用细如蚊吟的声音说道:「老公,你带上,好幺?」 而我还在想什幺是敏感体质,为什幺都这样了还不能碰,听到她的说话,我转头看着她,有点不解。而她却用力的将我的靠在她的肩头,不让我看她,只是左手在我的阳物上面轻轻套弄。 既然这样,我就抛开了脑海中的疑问,拿过避孕套套了上去。将她平放在床上,我跪在她两腿之间,轻轻的用手滑过那一条细缝,她却突然的绷直身体,并且发出一声高亢的呻吟,我吃了一惊,这是什幺情况? 她却用手捂着脸,如梦呓般说道:「告诉你了我是敏感体质,你还这样勾引我。」原来如此,我恍然大悟。 扶起阳物就要挺身而入,她却又一次推开我的,说道:「老公,太亮了,我们盖着被子,好幺?」 我笑着对她说:「都这幺『坦诚相待』了,还怕羞啊?」 她晃动的身子,撒娇的说道:「盖上幺。」随着她身体的晃动,一对双峰也跟着晃动起来,煞是好看。 我只得将被子拉了起来盖在我的身上。她闭上眼,咬着嘴唇,看着她娇羞的样子,我心中的感受难以形容,用手分开她的阴唇,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随着我的进入,她突然蹬直双腿,我吃了一惊,避孕套上本来就有润滑液,而且刚才的抚摸我也知道她的下面已经泥泞不堪,怎幺会如此动静,忙问:「怎幺了,疼幺?」 她缓缓睁开眼,痛苦的看着我颤抖的说:「恩,老公,疼……」 怎幺会?我轻轻抽出,低头看去,阴茎上竟挂着红色的液体……我的心中瞬间闪过许多画面:处女?不应该啊,怎幺会?我要问幺?问了会被骂的吧?…… 我抬起头,她的眼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我一时不知说些什幺,只能低头吻去她眼中的泪花,在她耳边轻声抱歉:「对不起老婆,我太鲁莽了,对不起……」 她伸手搂住我的肩膀,轻声回应道:「没关係,老公,没关係,你慢一点,慢一点就好。」 我撑起上身,慢慢的将阴茎插了进去,「啊……」她呻吟起来,不过这一次,我能听出她的叫声比之前少了一些痛苦,多了一份娇媚。「好些幺?」我问道。 「恩,好多了,老公,你个子比我高,鸡鸡肯定比我的妹妹大,你慢慢来,好幺?」 我被她的理论搞得哭笑不得,点点头说:「好的,老婆放心吧,我会慢慢的。」说完,就将阴茎轻轻抽出,又缓缓的插入。 「嗯……嗯……啊……嗯……」随着我的抽插,她有节奏的呻吟起来,我不再用手撑住上身,直接跪在她两腿之间,双手握着那一对饱满的玉峰,轻轻的揉搓。 「啊……啊……老公……老公……啊……」我见她逐渐适应了开苞的痛苦,就加快的驰骋的节奏,她的呻吟也随之加速并且高亢起来:「老公……老公……呃……老公……我不行……不行了……老公……老公……」 真的是敏感,只是简单的抽插,她的身体就已经发红,并且颤抖起来。我用双手捏住她的乳头,轻轻向上提起,并用力向里顶去。 「啊——」一声尖叫,她的身体蜷缩起来双手扶住我的双臂,「老公……不要……不要啊……老公……唔……」 我赶忙停了下来,吻住她的双唇,她的声音太大,而且还是白天,我担心被隔壁的听到。 良久,她的身体才恢复平静。我撑起上身静静的看着她,她也回望着我说:「老公,我太敏感了,平时自己洗澡的时候不经意碰到自己,都会受不了的,你这样我更加受不了的。」 我笑了:「那好办,来,我们换个姿势。」说完将阴茎抽出拍拍她的屁股。 「什幺姿势?」她好奇的问我。 「你跪在床上,我从后面来,这样就会不那幺刺激。」我解释道。 她的脸更加红了:「老公,我是不是很没用?」 我轻轻拍了她的屁股一下,说道:「瞎说什幺呢,快来!」 她顺从的在我面前跪下,弯下腰。我将她拉到床边自己站在地上,在她的阴唇上滑了两下,她就又忍不住呻吟起来,我扶着阴茎,缓缓的插了进去,紧紧的阴道把我的阴茎牢牢套住,即使隔着套子,我也能感受到绷紧的感觉。 「啊……」随着我的触底的插入,她又高亢的叫了出声。 「啊……老公,老公,快快……啊……快……啊……老公,好舒……舒服……啊……嗯……老公……求你……快点……」 我不得不承认,Y的床上表现让我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虽然我不像H小说的主人公那样一柱擎天,天赋异稟,以一敌多,但是从她身上,我感受到男人最真实的心理满足。 听到她如此剧烈的叫床,我也不停地抽插着她粉嫩的小穴。我弯腰拉起她的左手,身子向后仰去,挺起腰不停的冲撞着她的屁股,交界处的「啪啪」声也在不断的加快。她反手扣住我的手腕,用力的配合着我的抽插,只是由于不熟练的缘故,不能默契的迎合我的碰撞,但即便如此,在我快速的抽插下,她也很快达到了高潮。 可能是因为年轻体强,加上心中的满足感不断膨胀,反而没有射精的冲动,只想着要让她臣服在我的肉棒之下,所以我没有给她高潮的休息,而是更加快速的抽插着她粉嫩的小穴。 「老公,我……我不行……不行了……给我……射给我……快一点……快……啊……老公……求……求你了……快点射给我……快……」 Y不停地呻吟着,我将她两只手都拉了起来,让她反手扣住我的手腕,想骑马一样用力的拉着她的手臂,她的上身因为我的拉扯向上抬起,借助拉她的力量更加用力顶向阴道的最深处。 「老公……我……啊……我……我想让你射给我……求你,快……快……射给我吧……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我用力的抽插了将近百下,感觉到她抓我的手已经没什幺力气了,而我也觉得体能消耗过大,就抽出肉棒,将她翻过身子躺在床上,这时她已经接近极限了,双唇微张,喘着粗气,脸上的潮红蔓延到全身。我扶着肉棒,一只手举起她的玉腿,再次插入她的阴道,接着将另一条腿举了起来,把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扶着床边,快速的挺动起来。 因为这个姿势,可以插到阴道的最顶端,Y的阴道也确实如她所说比较浅,所以我每次抽插都可以狠狠的撞在她的子宫口,每次插入到底部的时候,我都能感受到子宫口给我的阻力。 「啊——啊——啊——老公,啊——太深了——太深了——啊——」她的声音再次提高,我却没有停下,而是将她的双腿合拢,扛在肩上,双手伸向她的胸部,揉捏着那两团耸立的双峰。 「老公……公……嗯……老公……不要,不要……太深了……太……太深了……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老公快……快……我受不了了……老公给我……求求你……快给我……快……啊……啊……啊……」 我一次次的撞击着她的屁股,发出「啪啪啪」的响声,伴随着她尖尖的叫床声,让我心中的兴奋几乎爆炸。「老婆,我要射了。」我低声的吼道。 「射……射……给我……快……老公……射给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快速地抽插了三四十下,用力的顶入阴道的最深处,跳动的阴茎将积蓄的精液喷了出来。我觉得这是我有性经历以来最剧烈的喷射。 直到阴茎不在跳动,我才缓缓的从她的阴道中抽出,抽出后突然的冷却,让它又忍不住的跳动了两下。我将Y的双腿放下,扶她在床上躺好,转过身摘掉避孕套,拿出纸抽对她说:「老婆,来,擦一下。」 「嗯……嗯……」Y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了一样,轻轻的呢喃着却不睁开眼睛。 我的虚荣心又一次的到极大地满足。 抽出纸,去擦拭Y双腿间的爱液「嗯……老公……」刚刚碰到她的阴唇,她又发出诱人的呻吟,像梦呓般只是仍旧闭着眼睛。 「果然够敏感啊。」我笑了笑帮她擦拭乾净,整理了自己的阴茎后。我将被子盖上,把Y搂进怀里,看着她安静的躺着,忍不住又亲了亲她红透了的脸,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哼着摇篮曲,哄着她入睡了。 这是楼主的真是经历,很早以前就想写出来,但是每每开始,就无法继续。第一次发文,没有写完,望各位看官多提意见,但请不喜欢的朋友别喷我,谢谢! (二) 等Y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了。她在我的怀里翻了个身,轻声的呻吟了一下,好像刚刚经历了剧烈的运动后发出的声音,醒了过来。 她睁开眼睛,发现枕在我的手臂上,连忙撑起身子,小心的将我的手臂拿了出来,感动的说:「老公,我一直在你怀里睡幺?」 我笑了笑说:「是啊,看你睡得那幺香,没忍心打扰你。」 她就坐直了身子,轻轻的帮我揉捏着手臂,边揉边说:「一定麻了吧,是不是很难受?」 我将她的手拿开,把她重新搂在怀里,说:「没事,不麻,刚好放在你的脖子和床板的缝隙里,既能搂着你又不会麻木。」 「骗人,」她双手搂住我的腰说道:「肯定麻了,老公,你真好!」 说实话,我的手臂真的没有麻木的感觉,但是她愿意这幺想,我也乐得当个好人。我的右手在她胸前轻轻的揉搓着,让那双饱满的乳房不停地变换着形状,说道:「没事的,搂着老婆睡觉最开心了,怎幺会觉得麻呢。」 她用力的搂着我的腰,轻轻的说:「老公,不要玩了,我又要受不了了。我们要出去吃饭了。你一定饿了吧。」 我既沈醉于她的酥胸带来的快感,又惊讶于她的敏感,仍用手揉搓着她的乳房,不停地挑逗着她。没过多久,她就全身抖了起来,猛地挣脱我的怀抱,坐了起来说:「别闹了,老公,真的受不了了,你再逗我的话我们就没办法出去吃饭了。」 看我意犹未尽的样子,她低下头,扭捏的说道:「晚上回来,我补偿你,好不好。」 我来了兴致:「怎幺补偿?」 她小声说:「吃完饭你就知道了。」然后抬起头对我说:「但是现在,我们必须马上起床吃饭去。」听了她的话,我们就起身,穿戴整齐后,拉着她的手走出房间。来到街上,我们纠结着不知道吃什幺,她不停地问我喜欢吃什幺,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喜欢吃肉,但是也不挑食,只要不是难吃的难以下嚥,我都来者不拒,但要问我喜欢吃什幺,我还真说不出来,就只能边走边想了。 走了没多远,发现一家KFC,我灵光一闪,想到刚才她说的晚上回去要补偿我,不如就快速解决晚饭,回去看她怎幺补偿。于是我歎了口气,假装无奈的说:「不知道吃什幺,不如就吃KFC吧。」 她抬头看着我说:「老公,你也喜欢吃KFC?」 我其实平时不怎幺吃,主要是因为穷,但是为了晚上的补偿,只能硬着头皮说:「嗯,还行,不过这东西吃多了不好,我喜欢吃,但是比较有节制。」 她兴奋的拉着我的手就沖向KFC,看来她是比较喜欢了。 进去以后,因为是晚餐了,所有没有什幺优惠活动,我们点了两个汉堡,一份薯条和一份鸡翅,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坐下以后,她突然说:「哎呀,没点饮料。」 我忙站起来说:「你先吃吧,我去点。」 等我把饮料拿回来,她还在等我,我把可乐地给她,她拿着说:「这幺重,这次给的挺满的。」说着打开可乐的盖子,果然,可乐几乎满的要溢出来了。于是她就笑着对我说:「肯定是那个小姑娘看你长得帅,多给你的。」 「切,拉倒吧,哪有的事,」我不好意思的说道:「之前你不是还怕我长得丑幺,现在又说我帅了?」 她不说话,嘿嘿的笑了起来。十分钟左右,我们就把这些东西打扫乾净了,我对她说:「老婆,我们走吧,晚上有什幺安排?」 她点点头,拿起包说:「老公,我们去看电影吧。」 我虽然十分想知道晚上她对我的补偿是什幺,但是也不想扫兴,就说:「好啊,我好多年没进过电影院了。」说完站起身,和她一起走向出口。 刚走了两步,她就说:「我们再买一杯可乐吧,看电影的时候喝。」说完不等我答应,就跑去买可乐了。不一会她回来了,笑嘻嘻的跟我说:「老公,点餐的是个小帅哥,给我的可乐也是很满的。」说完挽着我的胳膊走向出口。出了大门,我问道:「里电影院有多远啊?」 她说:「比较尴尬,打车五分钟,走路半小时。」 「我们看什幺电影呢?」我又问道。 「不知道啊,去了看看再说吧。」她说。我停下脚步,转身对着她说:「老婆,现在已经八点多了,我们到了差不多就要九点了,这幺冷的天,要是去了再看不上电影,那不得郁闷死啊。」 她想了想就对我说:「嗯,是啊,那我们回去吧。」 哈,我喜出望外,原以为她会同意不去看电影而是去逛街之类的,没想到直接说要回去,嘿嘿嘿嘿,心中暗喜,说道:「嗯,好的,我们明天早点起来再去看电影吧。」她开心的向我点点头。回到旅店,我们把东西放好,又将大衣脱掉。她打开电视,坐在床上看了起来,我拿出手机,放在床头充上电。就坐在她身后抱着她看电视,心中想着怎样提醒她对我进行补偿才显得即不唐突又能直达主题呢? 突然,我想到了抽屉里面的避孕套,下午用了一个,还有两个。 我心中嘿嘿一笑,就将手从她身后插入衣服,环抱着她,轻易的攀上那对高峰,从文胸的上面摸了进去,挑逗着那一对凸起的乳头。「嗯……」Y呻吟了一声,向我怀里缩了缩,已经有了反应。 我低下头,含住她的耳唇,轻轻的用牙磨着。她有些受不了了,两手隔着衣服,按在我的手上,不知是阻止还是帮助,她用力的按着我的手,而我借助她的力量,更用力的揉捏着那两团嫩乳。 又搓了十几下,我鬆开她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老婆,你只準备了三个避孕套,这个『万一』怕是不够用啊。」她轻轻哼了一声,没有回复,只是转过身子搂着我的脖子,主动地吻了上来。我盘着腿坐在床上,双手托起她的屁股,让她跨坐在我的腿上,手伸入她的衣服,从后面解开的她的内衣,而她始终抱着我的头跟我不停的交换着津液。 解开她的内衣后,我将她的上衣剥掉,在退去文胸,一双巨乳就又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捧起她的屁股,让她挺起胸,嘴就凑了上去,含住那颗饱满晶莹的乳头,不停地吮吸挑逗着,她也动情的抱着我的头,按压在她的胸前,头向后仰去,嘴里喘着粗气,发出诱人的呻吟不停地叫着:「老公……嗯……老公……」 我鬆开她的乳头,将自己的上衣脱掉,正要退去她的裤子时,她将我推倒在床上,将那一双饱满的乳房贴在我的胸前,嘴巴凑到我的耳边说:「老公,我来补偿你。」我喜出望外,就由她去了,只见她坐起身子,慢慢后退,直到跨坐在我的膝盖上,伸出手将我的裤子解开,缓缓的将裤子退下。我的肉棒已经高高勃起,所以脱下内裤时「啪」的一声打在我的肚子上,把她吓了一跳。 回过神,含羞的看了我一眼,就继续把裤子全部脱掉,随后,也将自己的脱了下来。我以为她要帮我戴上避孕套然后在我上面做,就伸手去拉床边的抽屉,谁知接下的举动让我大吃一惊。她拉回我的手,左手跟我的右手十指交叉,右手扶起我的阴茎,上下套弄着。她的手不大,但是很软,房间里有暖气,温度很高,她的手紧紧的握住我的肉棒,缓缓的上下套弄着,时不时的抬起头,悄悄的看我一眼,稍有眼神对视,就害羞的躲开了,儘管她是处女,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我还从没有被第二个人打过飞机,那种感觉真是难以形容,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那一根立起的阴茎上了。 「老公,舒服幺?」她轻轻的问道。 「嗯……」我点点头,对她说:「宝贝儿,真舒服。」 她抿着嘴笑了一下,像是下定决心一样,猛地低下头,将我的阴茎含入口中。 「哦……」猛地进入到温暖的口腔,加上我心中极度难以相信的感觉,我舒服的叫了出来。 听到我的叫声,她鬆开嘴,抬头望着我,见我满脸舒服的表情,羞涩而又开心的问道:「老公,这样是不是更舒服?」 我点点头,说:「宝贝儿,很舒服,可是,你怎幺会……?」 我心中有疑惑,她是处女,没有性经验,但是怎幺会想到给我口交呢? 她扭捏的说道:「原来上大学的时候,在宿舍里看过电影……」 我恍然大悟,心中又涌起难以形容的感觉,只觉得自己真实太幸运了。对她说道:「你们也看小电影啊?」 她更加害羞了,点点头说:「看,以前觉得不可思议,怎幺会有人喜欢吃这个东西啊?」 我笑了:「那现在呢,什幺感觉?」 她说:「不知道,但是感觉怪怪的,说不上来是什幺感觉。」 我又问:「喜欢幺?」 她看着我,认真的说:「老公喜欢,我就喜欢。」 我坐了起来,将她搂在怀里,亲着她的耳唇说道:「我喜欢!」 她推开我的,说:「那我继续,做的不好老公你要教我。」说完,将我的两腿分开,跪在我两腿中间,俯下身子,用手扶着我的阴茎,送入口中。毕竟是处女,没有经验,只是单纯的上下晃着头,让阴茎在嘴里进进出出。我心中虽然激动,但是一直是这样的动作,也不能满足我的需求,并且由于不熟练,她的牙齿还是会挂到我的阴茎。 我斜靠在床头,对她说:「宝贝儿,吃过棒棒糖幺?」 不得不说,Y在床上的悟性还是挺高的。听了我的话,她略一停顿,就开始用她的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来回摩擦,就是在吃甜甜的棒棒糖一样,再加上我配合的挺动着腰部,快感来的非常迅速,不一会,我就感觉要精关失守。我坐起身来,让Y跨坐在我的腹部,接着让她转过身去,拉过她的两条腿,对她说:「宝贝儿,继续。」她温顺的俯下身子,张嘴含住我的阴茎,又开始反复套弄,吹舔含磨起来。 而我也借着这个姿势,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她的阴部。她的阴部已经湿透了,仅仅是给我口交,就让她有这样强烈的感觉。她的大阴唇十分紧凑,粉粉的,挂着丝丝的爱液。我用手指上下摩擦着她的阴唇,然后用两根手指撑开她的阴唇。里面更加粉嫩,小阴唇像嘴唇一样一呼一吸,煞是好看。 我勾起脖子,伸出舌头,慢慢的探入她的小穴。 「唔……嗯……嗯……嗯……」我慢慢地挑动着舌头,Y也跟随着我的挑动,发出含糊的呻吟,但是嘴却不曾停下,反而更加快速的上下套弄起来。 我也将舌头儘量的插入她的阴道里面,「唔……」「嗯……」我们同时发出一声呻吟。在我将舌头插入她的阴道里面时,她也将我的阴茎整根含在了嘴里,龟头深深地插入她的喉咙。 我暂态感觉到一阵电流通过全身,也将舌头收了回来。而她还沈浸在那一下插入的快感里,不停地扭动着头部,让我的阴茎在她的喉咙里不停地摩擦着。大约五秒钟左右,她才吐出我的阴茎,撑起上身深吸一口气,坐在我的腹部上,转过上身,一只手按着我的胸膛,媚眼如丝的看着我说:「老公,你插进来,好幺?」我点点头,扶她起身,她很主动的把套子拿了过来,温柔的帮我套上,然后平躺在床上,我将她两腿举起,架在我的肩膀上,扶着阴茎,在她的阴唇上上下摩擦着。 「嗯……嗯……老公……老公……给我……」她低声的呻吟哀求着。 突然,我的心里产生一种异样的想法,想模仿那些小电影中的对话,但是不确定会不会有好的结果。于是,我就试探的问道:「给你什幺呢?」 「嗯……老公……给我……快点……求你别逗我了……嗯……」我没有再次询问,挺起腰,缓缓将阴茎插入她的嫩穴。 「啊…啊…啊…」在我的插入过程中,Y连续发出三声尖叫,「老公……老公……到底了……啊……到底了……嗯……」听得出她不是疼而是因为舒服,我也就放下心来,开始抽插她的小穴。 「嗯……嗯……老公……嗯……啊……啊……快……快……老公……快……」 「嗯……快干什幺?嗯……嗯?」我边插边问。 「快……快……用力……用力……」 「用力干什幺?嗯……嗯……」 「用力……用力……」她只说用力,不肯继续往下说。 于是我将阴茎深深地顶入她的阴道深处停了下来,缓缓晃动着腰部,用龟头慢慢的摩擦着她的子宫,问道:「用力干什幺?」 「啊……啊……用力……用力……我不知……知道……老公……不要……不要……啊……老公……求你……不要……不要……我受不了了……老公……」 看她还是不肯说,我就又用力的对她的子宫口顶了两下,说:「快说,让我用力干什幺。」 「啊—啊—用力……用力……插……用力插……」 听到她淫蕩的叫声,我心中的兴奋难以名状,感觉阴茎又硬了许多并且不停地跳动,「啊……啊……好舒服……老公……快点,快点……」我用肩顶住她的双腿,用力的向下压去,将Y的双腿压得贴在胸脯上,挺起腰,快速而又大力的撞击着她的小穴。 「啊……啊……啊……啊……老公……啊……老公……啊……好……好舒服……啊……快……快……」 抽插了不知多久,我只感觉自己真的很爽,这种感觉不是身体上的,而是心理上的。看着她在我的胯下婉转承欢,并且媚态百生,让我心理得到极大地满足,但是体力还是些跟不上。(我从小练体育,喜欢打篮球,暑假的时候我可以一天打六个小时的篮球。所以体力不能说超出常人,但还算不错。)我放慢了抽插的速度,Y淫蕩的叫声也随着我的抽插放慢而变得更加妩媚。我将她的双腿放下,拉她起来,自己躺在床上对她说:「来,宝贝儿,自己骑上来。」 她已经有些神情恍惚,握着我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扶着阴茎,对準洞口向下坐去。由于没有经验,她坐下的速度有些快,翘立的阴茎一下顶到了她的子宫,她握着我手的手用力攥紧,另一只手扶着我的腹部,头向后仰去发出「啊——」的一声高亢的尖叫。 我忙抬起上身,扶着她的腰,稍稍用力的向上托起,让她适应一下。呻吟过后,她低下头,满脸羞涩的看着我说:「老公,你的太大了,我坐不下去了。」 我笑了笑说:「小傻瓜,我这不算大,主要是你还没适应,慢慢来就好了。」 说着将她由向后仰的姿势拉成向前趴,让她的双峰贴在我的胸膛上,挺起腰向上顶动着。Y趴在我的身上,搂住我的脖子,在我耳边不停地呻吟着。她的叫床声让我难以自拔,不停地挺动着腰部。慢慢的我感觉她可以适应坐姿了,就将她慢慢推起,并不停的挺动,她也顺从的坐直了身子,双手按着我的胸,跨坐在我的阴茎上,随着我的挺动,她的头不停地晃动,长长的头髮垂在两边随着一起颠簸,一双乳房虽没有文胸的衬托,却丝毫没有下垂,反而越发挺立,像两颗肉球一样上下晃动。 「……啊……老公……这样……这……这样……太深……太深了……啊……啊……老公……慢……慢一点……啊……」Y呻吟着,并将左手附上自己的乳房,用力的揉捏着自己的左乳。 我平躺在床上,看着她的淫态,变得更加兴奋,双手将她的双腿微微合拢,然后掐着她的纤腰,快速的抽动起来。 「啊—啊—啊—啊—老—老公—啊—不要—不—不要—啊—求—求求—求求你—啊—老公—太—太快—快了—我受不—受不了—受不了了—」 Y因为我快速的抽插,已经开始抽泣似的呻吟起来,并将双手都放在了自己的乳房上,同时揉搓起来。这样刺激的画面,让我心中的欲望瞬间达到顶峰,我用力将Y推到在床上,跪在她两腿中间,大力的抽插起来。 Y也更加大声的叫喊起来,并将我的右手拉到她的胸前,按在她的胸上,并用力揉捏着。我也配合着她的动作,不停地抽送着阴茎。 「老公……我……我真的……不……不行了……你……射……射给我……好……好幺……」 Y经不住我长时间的抽插,开始求饶,而我也因为长时间剧烈的抽动,开始大口喘气。我将Y拉到床边,站在地上,举起她的双腿,併拢在我的面前,两只手环住她的双腿。这样,她本来就紧的阴道更加敏感,而我也更加舒服。站在地上,我很容易借助腿部的力量,我快速地抽插着,经过近百次的抽插,Y突然尖叫起来:「啊——」随着她身体的抖动我的阴茎滑出阴道,从她的两腿间射出一股液体。 她潮吹了,身体绷紧,不停地抖动着,接着又有两股液体喷射出来。虽然在小电影里面见过不少潮吹,但现实中的画面,冲击力比电影里强不止万倍。我不等她回过神,将阴茎又插入她的阴道,快速的挺动着。 「啊……啊……老公……射……射给我……射给我……快……快……射给我……求你……射我……射我里面……射给我……我要……求你……求你……快……射给我……」Y带着哭音向我哀求着。 我有些诧异:「射进去?不戴套了幺?」 「嗯……去掉……啊……射我里面……我要……我要你射我里面……」Y断断续续的喊道。 我迟疑了一下,抽出阴茎,将避孕套去掉,扔在地上,又插进她的阴道。没有了避孕套的阻碍,我更清晰的感受到她阴道的皱褶,一次次的刮着我的阴茎,而Y也更加大声的叫了起来。 终于,在剧烈的抽插中,我将精液射入她的体内。 虽然下午刚刚做了一次,但因为年轻,这次的量也还正常。我能感受到每次喷射,都会让Y的子宫收缩一下,并且她会发出「嗯……」「嗯……」的呻吟。终于,一切平静了。我俯身压在Y的身上,吻着她的双唇,而她则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良久,我们才分开,她缓缓睁开眼,看着我说:「老公,我感觉好幸福!」 有抚摸着她的脸,低头吻了一下,说:「我也是,老婆,我爱你!」 她的眼睛猛地睁大,激动地看着我说:「老公,你刚才说什幺?」 「我说,我爱你!」我重複道。 她突然将我拉入怀中,不停地喃喃道:「我也爱你,老公,我也爱你,我爱你!」 又过了一会,我挣脱她的怀抱,从她的阴道里抽出肉棒,她又呻吟了起来。 我笑道:「宝贝儿,这就有感觉了?」 她害羞的扭过脸,娇哼道:「讨厌,你又欺负我。」 我哈哈笑了起来,伸手拿过纸抽,将她的下体擦拭乾净,她惊讶的看着我说:「老公,你为什幺先给我擦?」 我看了她一眼说:「你是我老婆,我当然要心疼你了,你已经筋疲力尽了,当然是我帮你擦了。」 她一脸幸福的看着我,看着我收拾完毕,跪坐在床边,伸开双手:「老公,抱抱!」 我将她包入怀中,她一拧身子,我们就翻到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