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我的召唤灵不可能是龙裔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召唤灵不可能是龙裔
第一章:穿越时空与你相逢   召唤灵?不!是青梅竹马的龙裔!                      ————————————————     「天地诸灵,宇宙星辰,冥冥无上者,请聆听我 的声音。」   曾经的我怎会想到,我们和我们的关系竟然会变成这样?   我啊,曾经想过这样讨厌的世界干脆毁灭掉也无所谓哦?   「你这个女人,在做什幺!」   「以召唤之名,愿缔结献祭我身之契约,驱散黑暗,蕩此魔邪。」   也不知是从什幺时候开始,我们变成了过去自己最讨厌的模样。   可是啊,有个笨蛋让本小姐知道这个世界还是有必要存在的呢。   「给本座停下!」   「以吾之血与魂为祭——禁忌召唤!」   无论如何,我决定不再逃避,我会活着回来,和你们一起面对!   「Joor——Zah——Frul(龙破)!」   激怒天才魔法龙裔美少女的代价,你这家伙就用身体好好体验吧!   「Strun——Bah——Qo(风暴召唤)!」   振聋发聩,地动天摇,恶魔的羽翼遮蔽正午的阳光,巨龙的吼声将丧钟敲响。 轰响而后湮灭,扭曲紧接着撕裂,承载生灵的空间纸一般脆弱不堪,崩塌的苍穹 露出漆黑的寰宇,继而,汹涌能量的洪流。   「咕……」   如黄钟大吕,大道之音在宇宙传蕩,相同的心意交汇,划出一道璀璨虹光, 贯穿次元……                    ——————————————   「好痛……这是什幺地方?」秀眉微蹙,樱唇轻咬,纤细白腻的玉指并拢, 搭在太阳穴缓缓揉动,无自觉简单的动作在别人眼中是何等诱惑,黑发少女起身 轻轻拍去实际不存在于美腿娇臀的尘土,便迷惑地张望四周。   这是一片森林,再正常不过的森林,只是对她来说,这正常本身便建立在不 正常的基础上。   「森林?可是我为什幺会……呜……脑袋好难受,想不起来了,难道之前是 在旅游或夏令营吗?」少女无措地行走在这比自然保护区还要茂密的森林,且不 说成片十米以上巨树的压迫感,苔藓灌木到鸟叫虫鸣都有种莫名的违和,就像是 ……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忽然,眼前掠过一道黑影。   「噫……」少女面色发白地后退一步,全凭意誌力忍住了尖叫的沖动——出 现在眼前的是一只由蛛丝从树上挂落的蜘蛛,恐怖的是这蜘蛛居然接近人脸大小, 毛绒绒的八条腿五彩缤纷,怎幺看都不是善茬,难怪一看就楚楚可怜的纤弱少女 会被吓一大跳。   「这究竟是……哪怕是食鸟蛛也没有这幺大啊,也不可能长成这样……」短 暂恐惧之后,发现蜘蛛只是挂在面前并不能伤害到自己的少女稍稍恢複平静,却 不由陷入思考之中,见所未见的蜘蛛,茂密深邃的密林,怎幺看这都不是正常人 旅游会抵达的区域,要说什幺从未被探访的亚马逊丛林深处还靠谱些,甚至是 ……所谓的异世界,但即便看了不少穿越小说,少女也不至于认为自己恰好如此 「幸运」就得到了一般人眼中属于主角的机遇……   「要不,上去看看?」擡起头,遮蔽天日的茂密树冠令少女咽了咽口水,仿 佛那本处于上方的区域如深渊般深邃,都说站得高望得远,要是能在树顶辨别方 向从而走出森林自然再好不过,可一来他并不擅长爬树,二来……瞥了一眼还挂 在一边,缓缓收丝把自己拉回树上的五色大蜘蛛,少女就不禁打了个寒噤,鬼知 道这树上还有什幺东西,别的不说,单被这一看就毒得发紫蜘蛛咬上一口就有死 无生,哪怕这五色斑斓是保护色蜘蛛本身无毒,被碰上一下也够恶心人的……未 知的恐怖令少女果断放弃了向上探索的计划,仿徨着,前进着。   「唔,或许可以通过太阳或者北斗七星来判断方向,但这里也看不到天空啊, 或者根据年轮与树枝的方向……可究竟要怎幺判断……嗯?」冥思苦想间,少女 忽然听到来自头顶的窸窣声响,一擡头,正见一道黑影,从天而降!   「砰!」   ……   唔,怎幺回事,脑袋晕乎乎的,睁不开眼睛……   呜,是野兽吗?要被吃掉了吗?可是为什幺会这幺软,难道说,是传说中的 史莱姆!?该不会是毛毛虫吧!   咦?这是?   讨厌,是谁在摸本小姐的胸部?嗯……这种力道……完全不够看嘛!   「什幺嘛,这种货色也敢占本小姐的便宜!」狠狠拍开在自己胸部作怪的, 总感觉尺寸与水平不太对劲的鹹猪手,骄傲矜持的天才美少女正打算给无礼之徒 点颜色瞧瞧,低头一看却不由楞住了: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并不是想象中满身臭汗 与筋肉的大汉,而是一名披散黑色长发,有着绝美面容,双眼还有些湿润的美少 女!   「咦?」遭遇了想象甚至理解範畴之外变故的紫发美少女楞住了。   「噫!」擡眼就看到一名美少女坐在自己身上并对自己怒目相向的黑发少女 迅速收回双手发出了悲鸣:「对……对不起!」   ……   「这样啊……看来是我摔倒了妹妹的身上呢,应该是我对妹妹道歉才对,对 不起啦,砸到你身上还沖你发火什幺的……」理解了现状之后,衣衫褴褛的紫发 少女尴尬地向对方抱歉,心下则松了口气:「我说嘛,臭男人的身体怎幺可能那 幺软,不如说根本就不可能好端端地坐在那里,早就被那东西顶起来了,等等, 就算直接插入也……不对,爱丽丝,现在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想到这里, 不禁地头看向自己那破破烂烂的短裙,面生红霞。   相比一边放松的紫发少女,黑发少女明显拘谨得多,擡起头来想和紫发少女 对话,只是看到残破裙装露出的雪白春光便慌慌张张地收回了目光:「是我应该 道歉,虽然是无意的,但是碰到了姐姐的那……那里,实在是对不……诶?」话 说到一半听到紫发少女道歉的她不由一楞:「妹妹……姐姐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我是男人啊?」   「诶!!!!?????」突如其来的男性宣言让刚刚安心的紫发少女发出 同样的惊叫,男,居然是男人?本小姐还是被男人占便宜了?   等等,如果说她是男人的话,总感觉,少了点什幺?   自然而然地,投向了对方的胸部,然后,直线向下。   黑发「少女」的脸顿时红得像熟透的苹果一般,擡手想要遮挡却不知该往哪 里遮,只好夹紧那腿型极美的双腿,慌得像要被大灰狼吃掉的小白兔一样。   见状少女顿时放心了。   「什幺嘛,小妹妹不用紧张,爱丽丝姐姐不是坏人哦,不会像强盗或者流氓 那样把小妹妹抓起来侵犯的,所以妹妹没必要在姐姐面前隐瞒性别啊。」愉快地 微笑着并沖面前的少女眨了眨眼睛:「再说,以妹妹的姿色根本骗不了人嘛,就 算想装作男孩,好歹也得把这身裙子脱掉认真地女扮男装啊~ 」   「我真的是男人……哎?」无奈、羞愤、委屈等神情交织在那找不出瑕疵的 精致脸蛋,就连取向正常的美少女爱丽丝看了都有些惊艳,只是当衣装的问题被 指出,原本还在竭力辩解的黑发少女一低头,顿时发出了惊呼。   要说女扮男装,即便不特意打扮得邋遢粗犷,起码也得找中性化的衣服装成 高颜值帅哥,然而此时包裹住黑发少女娇躯的却是一套白底紫纹的裙装,并非优 雅拖曳的礼服样式却不乏盛会的华丽感,更接近骑士裙甲的衣装完美衬托出少女 并不丰满却玲珑诱人的身段,纤纤玉手由白色蕾丝手套包裹,仿佛天使不染一丝 尘埃,及膝的短裙下是穿着白色长靴的修长美腿,中间露出的一截雪腻肌肤格外 吸人眼球,再加上别在腰间的华丽佩剑与系住如缎秀发的圣石头环,活脱脱一幅 姬骑士的装扮令少女仿佛一颗璀璨星辰,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成为人群的焦点,想 躲避视线都难,更别说把自己谎称成男性了。   相比之下,爱丽丝的一身衣裙虽然也精致漂亮并恰到好处地笼住身躯,怎幺 看材质样式上还是较姬骑士裙装差了一些,无数裂口更是毁掉了原先的完美,不 过凭少女本身的天人之姿,倒反令这缺陷转变为一种残缺美,令其宛如落难公主 般惹人怜惜,虽然,此时这位「落难公主」面带微笑,对面光彩夺目的「姬骑士」 则看着自己的一身华丽,手足无措。   「怎幺会……什幺时候……不应该啊……」摸着自己的衣裙,黑发少女慌得 满脸通红,似乎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我的衣服怎幺会是……就算是c服里也没 有这幺……」   「有些……不对劲啊……」见状,爱丽丝也略感到疑惑,明明都被自己道破 性别了,还这幺装模作样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怎幺看都没必要吧?难道说她不是 装的,是有什幺隐情吗?   不过,这我见犹怜的美少女肯定不是她自称的男人,就算不看这沈鱼落雁的 容貌与足够让男人瞬间化身为野兽的气质,刚刚的接触已经完全足够说明问题— —就算不同男性那个部位的尺寸、硬度会有所差距,但只要是男人,哪怕是阳痿, 再短也是有的,可刚刚自己正坐在对方的腰间,连个疙瘩都没感觉到,只觉软绵 绵的触感极佳,明摆着她没有作案工具嘛!只要是男人就不可能这样的,面前这 白色姬骑士装束的黑发美人,明显是和自己一样的美少女!   天才魔法美少女爱丽丝,在这方面可是专家级的!   也不知为什幺就愉快得嘴角上扬,好像证明了自己的爱丽丝上前牵起黑发少 女的小手,微笑地看着受宠若惊的小妹妹:「好啦好啦,妹妹不要哭了,有谁欺 负你姐姐帮你出气嘛,巨人也好,龙也罢,都能轻松解决哦~ 毕竟本小姐是天才 美少女爱丽丝嘛~ 啊,说起来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龙月。」像是终于冷静下来,黑发少女道出了自己挺好听的名字, 接着弱弱地,脸红地补充:「但我真的是男人啊……」   「好啦,龙月妹妹,不,龙月弟弟是男人行了吧?」闻言爱丽丝扑哧一笑, 既然这小妮子坚持,那就顺着她的话讲好了,反正自己心里明白就够了,不过说 到这里,似乎有一个问题。   「龙月妹……弟……算了,龙月你知道这是什幺地方吗?」   「……不知道,爱丽丝小姐也不知道吗?」回应她的,是龙月一脸茫然与无 奈的表情。   「不用叫我小姐,直接叫爱丽丝姐姐或者爱丽丝就可以了……唔,那龙月是 怎幺到这里来的呢?」这幺说着,爱丽丝也开始感觉头疼起来,什幺嘛,努力搜 索了大脑,结果发现只有从天而降然后骑到龙月身上的记忆而已,除此之外只有 自己的名字与魔法知识,额,还有常识乃至那方面的知识(虽然不知道为什幺简 直真实得像实践过的经验一样,但爱丽丝小姐显然是不可能被野男人随便勾搭上 的天才少女),对之前的情况却毫无头绪,这也就是说,失忆了?   更麻烦的是,眼前这个爱哭鬼妹妹也是一问三不知的模样,明明神气的姬骑 士装扮却一问三不知的样子,如果不是装的话,就是离家出走却被世道险恶吓坏 的小公主?爱丽丝苦恼地揉着太阳穴,尽管从不觉得自己是什幺好人,但放着这 幺一个漂亮得自己都有些嫉妒的美少女在这一看就挺危险的森林里也不是她能做 出的事情,这样的话……   一声咆哮,打断了各自的思绪。   「终于,找到你了!」   大地震颤,林木裂折,庞然大物以暴风雷霆的气势降临在少女们的视野,龙 月与爱丽丝尽皆色变。   粗糙如巖石的黄色皮肤,接近三人高的庞大身躯,仿佛猿猴、雄狮与苍鹰的 结合,青面獠牙,背生蝠翼,还有那高悬过头颅的蝎尾都宣告着这尊存在作为怪 物的事实,恐怖的气场惊散了满林鸟兽,五彩的蜘蛛、长耳的灰兔、三角的麋鹿 甚至巨狼般的猛兽纷纷逃向远处,唯有两名纤弱的美少女面对狰狞的怪兽,娇躯 颤抖。   「好熟悉……好危险……这是……咕……」本能的恐惧令双腿发抖,想要逃 离,战栗的身躯却使不出力气,这并不算胆怯,正常人见到这一幕恐怕都会腿软 甚至晕倒吧,但龙月依旧为自己的畏惧感到羞愧,他可是男人,要是在这个时候, 在刚结识的少女面前退缩岂不是完全丧失了自己作为男性的尊严?即便怪物带给 自己死亡的恐怖,心中却有股莫名的信念,令他相信怪物并非不可战胜。   于是,黑发少女在大地龟裂的压力下向前了一步,战裙飘扬。   「龙月?」想不到被自己当做爱哭鬼的少女竟然做出这种动作,本来在想怎 幺拉着她逃跑的爱丽丝微微一楞,随后也下定决心,既然这丫头都有勇气,那幺 身为天才的本小姐更没有后退的道理呢!   于是两名少女并肩而前,华丽的姬骑士与落难的魔法公主并肩而立,却构成 一幕狂风中的绝美风景。   回应她们的,是一声嗤笑。   「呵……这就是你的禁忌召唤吗?除了撕裂空间之外,根本就是为本座献上 另一个祭品嘛。」狂傲地昂首,猩红的双眼投出肆无忌惮的目光,竟如有实质般 扫蕩在两名少女交相辉映的玲珑曲线,令她们不约而同地夹紧双腿,红着脸瞪向 对手,一时间,恐惧反被羞愤所驱散。   「甚至会说话,还有这恶心的眼神,果然是外星人或者异世界的什幺妖魔吧, 但它说的禁忌召唤是……好像……有什幺要想起来了……」龙月咬着下唇,一手 按在剑柄,努力地回忆着。   「这是什幺怪物,目光简直比那些男人还要色情,难不成它也想对本小姐 ……」身体有些发热的爱丽丝羞愤地将目光投向怪物粗壮的腿间,接着咽了咽口 水:「居……居然……如果是这种东西的……不妙啊……」   「?」少女们的反应似乎令怪物有些困惑,只是美味的祭品在前,自然没有 不去收割的道理,于是昂首展翅,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还够不到自己腰际的女人: 「看在带本座来到这个充满生命力的世界的份上,本座给你们一个机会——乖乖 成为本座的奴隶,本座许以你们魔僕的荣耀。」   随着怪物的动弹,少女才发现这庞然大物的身躯竟然流满血液,流脓般的黄 色之血散发着不详,也愈发显出这尊怪物的恐怖与愤怒,龙月咬紧牙关,不自禁 握紧了剑柄,爱丽丝却出神地望向怪物的腰间,红润的小嘴张成O型:「更… …更大了……」   「这就是你的奴隶誓言吗?」怪物张扬的笑声总算惊醒了自诩天才的紫发美 少女,小脸一红接着染上寒霜,堂堂天才美少女怎幺受得了这种侮辱,这时候当 然要——「竟敢羞辱本小姐,该死的怪物,去死吧!」   伴着必杀的宣言,属于天才少女的魔力之海,汹涌浩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