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新娘的淫戏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新娘的淫戏
在大学的几年,我交了很多淫贱变态的男性朋友,一齐玩弄过不小女同学,当中思韵是最叫人回味,使我们一次又一次的玩弄她,而且她也算是乐在其中。我这样说,是因为她的智商是应该没问题的,可是在贞操方面是个大白癡,所以是一个最好的性玩具 毕业后,大家才开始小了玩弄她,一来没有那幺多接触,二来也玩厌了。后来思韵好像进了大机构做OL,当然,她一个小美人,找工作比男人容易。没想到会收到她的结婚请帖。 在我多年的淫虐生活中,除了些变态AV之外,再没有比思韵那骚屄更加激动人心的婚礼了!最初,我们得知她要结婚的消息时,全都惊讶万分。那时,她已经在那公司做OL已经一年多了,但每次只要我们需要,她都会乖乖的出来让我们轮她的大米。谁会要这幺一个贱货呢?不过我们很快就明白过来,虽然这骚屄在学校已经被我们无数男生的鸡巴操成了破鞋,但在她工作的地方,人家可还是清纯漂亮的OL呢! 消息得到确认,我们立刻兴奋起来,大家一致决定,这一次,我们要好好的玩她一下,让她在婚后也变成人人操的破鞋,哈,那可有好几千人呢,她的小屄一定会比在学校的时候还要忙,还要充实!经过一番精心的策划,我们开始实施我们的计划--首先,我们告诉思韵,一、我们所有人都会去参加她的婚礼,二,作为贺礼,她结婚时的婚纱、婚纱照以及婚礼的全部录像录像会由我们全权负责…… 虽然思韵感觉到有点不妙,不过她根本就无法拒绝,所以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了。婚礼前一个星期,在我们的安排下,她和她的未婚夫一起到Tim的店里试婚纱,拍婚纱照。一进店,思韵的脸就有点红了,几年来,这骚屄已经在这里不知道让我们拍了多少张她见不得人的「艺术照」,不过这一次,出乎她的意料,我们给她準备的居然是两套真正的婚纱,虽然西式的胸口的豁口有些大,而中式的半袖又有点宽,但总的来说,两件礼服都十分的漂亮。 她当然不会知道,为了这两件衣服,我们费了多大的劲--两件衣服的面料都是我们经过精心挑选和测试的轻薄化纤和尼龙,表面上看起来没什幺,但只要给相机和摄像机装上红外线镜头,它穿在人的身上就和没穿没什幺两样--至于款式,西式胸口的豁口和中式的宽袖,当然就是为了方便在婚礼上那些在众目睽睽之下伸向我们可爱新娘的鹹猪手了,哈哈!拍照之前的化妆分别在男女两个化妆室进行,期间,我和Tim还抓紧时间,一人在她的小骚屄里射了一次,为了防止精液倒流出来,事后,Tim将桌上的一支化妆水顺手塞进了她的小屄…… 照片出来了,效果非常理想--在红外线镜头下,身穿特製婚纱的思韵全身纤毫毕现,连刚才塞进屄里的那支化妆水瓶子都看得清清楚楚。嘻嘻,她身边的那个傻B 做梦也想不到,自己身边端庄美丽的新娘此刻的小屄里,除了灌满了别的男人的精液外,居然还塞着一个瓶子! 期待已久的婚礼终于来临了!在给大家详细的安排好任务后,作为新娘的老同学,我们浩浩蕩蕩地扛着三台附加了红外滤镜的高清摄像机、数码相机,杀向了婚礼现场。 筵席就摆在思韵自己家的老宅!嘻嘻,除非亲眼目睹,否则你一定无法想像透过摄像镜头,看到一个新娘几全裸着,在自己的家门口迎送无数的亲朋好友的模样,更让人惊喜的是,她的身旁还有一个同样光溜溜的伯母--忘了介绍,伯母是她的妈妈,今年才42岁,身材很好,平时好象有跳丁舞,跟她一样也是个骚货,她的衣服也是我们提供的…… 当然,最爽的是,赤裸的新娘和伯母全都又骚又漂亮,而且身材一流…… 酒席开始没多久,双方的长辈在我们的安排下纷纷被灌得人事不知…… 然后,新郎也倒下,被扶了进去,诺大的筵席上,现在只剩下了我们一帮不怀好意的年轻人。 时机成熟! 随着Dickson的暗示,Jim在酒罈里撒下了早已準备好的K 粉。与此同时,新娘思韵和伯母陆太太的手中,也被换上了早已调好的,同时混合了春药和K 粉的加料药酒。 气氛很快开始进入高潮! 新娘和伯母姣好的脸颊忽然异样地开始变得晕红,媚眼如丝,似乎都要滴出水来,诱人之极…… KK赶紧在一旁调好了摄影机…… 趁着思韵弯腰敬烟倒酒的时候,她身边的Sammel将她的礼服轻轻一扯,于是,新娘胸前的礼服豁口立刻绽开,新娘子一个雪白丰满的奶子几乎一下就整个的露了出来…… 所有人的眼睛立刻都瞪大了…… 但美丽的新娘却浑然不觉,她娇笑着,转到另一个人的身边,弯下腰…… 于是,很快,在席的客人就都知道,美丽的新娘有一对坚铤而丰满的奶子,颤颤的,奶头上,乳晕是嫩嫩的红色,而两个奶头则小小的,硬硬的,十分诱人…… 此时,伯母陆太太也在另一台摄像机的陪伴下,被簇拥到了房间的另一边…… 她也已经忘了自己身上那件有着深V 形领口的漂亮小礼服的开口有些低,而且尺寸也稍微大了一点,所以,和新娘一样,她那对姣好的,有着樱桃般诱人乳头的娇小乳房,此时也已经被酒席上的绝大多数人毫无保留的欣赏过…… 现在,即使不用红外镜头,我们都可以清晰的拍到她们俩两点毕露的诱人镜头。有人开始不怀好意的起哄! 伯母陆太太首先被围住,众人视姦她…… 混乱中,她的双乳和乳头已经完全袒露,有好几双手同时开始握她那对小小的、坚挺的奶子,揉捏,撚弄…… 「呀……」她惊呼着试图防卫,但围着她的人太多了,而且还在不断的加入…… 就在大家对新娘还保持着最后一点克制的时候,一只手在众目睽睽之下探入了新娘敞开的胸口……当着众人的面,那只手不慌不忙地握住了新娘一个暴露的奶子,轻轻的揉搓着,甚至还撚弄了那上面细细粒嫣红的乳头…… 好一会儿,新娘才如梦初醒的挣脱…… 众人目瞪口呆,于是,一下子,在微量K 粉的刺激下,客人们哄然而起,开始以敬酒为名,纷纷涌了上来,每个人都试图最大限度地靠近新娘,把自己尽可能地贴紧到新娘那诱人的身体上…… 思韵和陆太太的惊叫声此起彼伏…… 但没有人理会,她们每一次的惊呼都只是换来一阵哄笑!陆太太两个娇小的奶子现在已经完全褪露…… 思韵也好不了多少…… 嬉闹现在公然变成了淫戏!推攘中,小礼服褪落在腰际,上半身已经完全赤裸的陆太太踉跄着,被推得一下趴倒在了酒桌上,胸前两个裸露的奶子毫无遮掩的一下重重抵在了满是油腻和残羹的檯面上,其中一个甚至刚好直接浸入了一盘红烧翅中…… 立刻,她被扶起来,无数双帮她「清理」的手伸了过来…… 新娘思韵比她要好一点,她的礼服是环领设计,脱不下来,不过她礼服上设计的那些开口却可以方便的让人把手伸进来,并轻易到达任何它们想要到达的地方,所以,几乎任何时候,她的礼服下面,都至少有四五只手在活动,包括下面…… 半小时后,当我们以「换衣服」的名义把她们俩从人群中拉出来的时候,两个人已是髮乱钗横,春光毕露,看起来就像刚接完客的妓女…… 我们把她俩带进了新房,补妆,梳理,换衣。 「嘻嘻,外面那帮家伙还挺狠的嘛……」当脱下两人身上满是手迹汙痕的礼服时,我们全都笑了,两人胸前裸露的两对白晰姣好的奶子上,全都布满了青一块红一块的指痕,肚子,小腹上都有,更不用说腿根那种敏感的地方了…… 「骚货就是骚货,在自己的婚礼上都会被这幺多人玩,是不是挺爽啊?……」 「嗯,啊,啊……」一边补妆,一边还在被我们上上下下一起玩弄着奶子和小屄的思韵难耐的在我们的挑逗下扭动着,强忍着身体的冲动,轻哼着……旁边,她的妈妈陆太太已经化完一个比妓女更浓的妆,开始在摄影机的镜头下唔唔的替我们口交……几分钟后,思韵被推到了新房中间她的婚床边--床上,她那被灌醉了的老公正人事不知的睡在那里。 「唔,唔……」她乖乖的跪下,光着身子,戴着新娘的头纱,开始为我们口交…… 「现在到床上去……」 「求求你们,不要,他会醒的……」 「嘻嘻,那不刚好让他欣赏一下自己新娘子的骚样……快点,爬上去,老子还要操你的屄……」嘴里还含着精液的思韵又惊又羞,在我们的坚持下,她胆战心惊地爬到了床上,像母狗一样横趴在他老公的身上,匍匐着翘起了自己的屁股…… 「唔,唔……」她努力强自支撑着,被我们两个人一组,一前一后,插得死去活来…… 她当然不会知道,实际上,她身下躺着的老公已经被我们下了大剂量的安眠药,根本就不可能醒来。接着,伯母陆太太也被拖了过来…… 半小时后,被灌了满满一肚子精液的新娘和伯母重新穿上了衣服! 「先簌簌口,要出去了……」Dickson把两杯饮料递给门口已经至少吞了我们五六人份精液的两个女主角…… 「谢谢……」两个人感激的接过去,一饮而尽,被不停的操了那幺久,她们确实渴了。Dickson当然没那幺好,他递给她们的饮料是加了料的运动饮品,里面的量足够让四五个她们这样的骚货HIGH足一个晚上。而且,就在刚才操完她们之后,我们还顺手在她们的骚屄里一人塞了好几粒进口的「水长流」。 这幺强的药力,估计只要用手摸摸,她们都会高潮个不停了!门开了,思韵和陆太太被推了出去。 门外一片啧啧的惊艳声! 此时的新娘思韵,换上了我们为她特製的两套婚纱中的第二套,那件大红色的半袖中式礼服,端庄中又带着妩媚,而在她身边,作为反衬的陆太太那贱骚货,穿的则是思韵以前的一件旧吊带晚装--我们没来得及给她準备第二件透视衣--那件衣服胸前的开口特别低,加上没穿内衣,所以,她的两个奶子几乎整个就露在了外面,这让她看起来跟一个妓女没什幺区别…… 嘻嘻,这骚货,这幺浪,也早就该出去卖了!新娘和伯母再度被推入人群!一连串异常兴奋的怪叫随即响起,大家很快就发现,这一次,两个女主角除了上面是真空外,竟然就连下面都是空蕩蕩的,没有任何遮掩…… 当然,这是我们的安排,因为我们知道,经过刚才的预热,现在,一定有许多根陌生的手指想要进入到两人那可爱的骚屄,还有她们的小屁眼当中去…… 人群中,两个女主角再度开始惊叫!端庄的新娘很快就不再端庄了,她动人的脸蛋开始扭曲,小嘴张得大大的,在她不断起伏的胸前,可以明显的看到有不止一双男人的手在活动…… 和刚刚换下的第一件礼服一样,这衣服的开口可以轻鬆地容纳好双男人的手同时进入…… 「啊……」她嘶叫着,猛地挺起腰肢,在她的双腿间,此时也同样插进了好几只手,前面、后面,不停的在蠕动…… 「啊……」不远处,伯母陆太太裙子的吊带已经从肩上褪落,现在,任何人都可以公然地玩弄她胸前那对颤颤起伏着的诱人奶子了,她的裙子的下摆也已被高高撩起,和新娘一样,也有很多双手此时正在她暴露出的曼妙下体内恣意扪摸探弄…… 对于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来说,她们都太诱人,太难以让人抗拒了…… 「这绝对会是一次让很多人都终身难忘的婚礼!」Dickson不停地在我身边调整着手中的镜头…… 三台摄影机在各个不同的角度同时忠实的记录着这一切! 「哎,咱们带新娘进洞房吧……」有人大声提议,是Sammel,哈哈…… 「哎,不行,人太多了,挤不下,大家一个一个轮流来……」在他的暗示下,众人心领神会,后面的人纷纷退了出去…… 门被关上了…… 好久,门开了…… 房间里,新娘还是那个新娘,还穿着刚才的那套衣服,但门外的人从里面出来的人的表情和新娘身上残留的点点汙迹,全都猜得出来,刚才在里面发生了些什幺…… 兴奋不已的宾客们排着队,一批批的进入闹新房…… 「唔,啊,啊……」房间里,思韵不停地娇哼着,呻吟着…… 今天是她的新婚之夜,而她是很多人的新娘,很多人…… 伯母陆太太这时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那里的秩序显然要混乱的多…… 在Tim拍下的录像里,我们看到,有至少近二十人在房间里轮姦了她…… 她被赤裸裸的剥光,抱到圆桌上,扒开了双腿……剧烈的轮姦之后,大家开始往她的下面塞进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取乐……什幺筷子、调羹、汤勺……什幺都往里塞,最后,一帮人甚至顺手从桌上汤碗里捞起了一根足有小孩子手臂粗细的童子骨…… 可怜的伯母被塞得小腰一挺一挺的,在桌上直哼哼…… 但那帮人还不放过她,他们开始将桌上碟子里吃剩的花生米一粒一粒的塞进了她那汤水狼藉的骚屄里,一边塞,一边还塞进几块肥肉做润滑,最后,他们竟然将满满两大碟的油汆花生米一粒不剩,全都塞进了她可怜的小屄,塞得她小肚子一鼓一鼓的高高隆起,在桌子上张着腿直抽搐…… 半夜时分,思韵的长辈们和老公陆续醒来,新娘不得不停止和众人「闹新房」,但伯母陆太太却一直没有出现…… 直到天濛濛亮,Tim才一脸疲惫的从树林里出来,告诉我们说,她在里面…… 我们是用一块桌布裹着她,将她从林子里带出来的,因为Tim告诉我们,她被从屋里带出去的时候,身上根本就没任何遮掩…… 原来,在听到我们报警后,那帮意犹未尽的家伙一不做二不休,竟然乾脆把还在他们身下哼哼叽叽的伯母又强行挟进了旁边不远处的小树林里…… 在思韵的老公最后清醒前,我们给思韵拍了最后的几组镜头,作为这次婚礼录像的片头! 「我是大家的新娘子……」她无力地匍匐着,赤身裸体地媚笑着对着镜头,轻轻搅弄着嘴里残留的男人的精液…… 「我的小屄是大家的,大家可以随便操,轮流操……」她直起身,对着镜头张开腿,自己拨开小屄,一大股精液立刻从里面滴淌着流了出来…… 「好多……唔,我还要……」她腻哼着,纤细的手指深深的抠入自己,然后放入口中,吮吸着,过了片刻,那只手又落到了自己胸前,握紧了自己的一个奶子,抠入下体的手则换成了另一只手……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事后,思韵并没有成为我们大家想像中当地人人可以骑的公妻,反倒是那个长了一对漂亮乳房的骚货伯母陆太太,在那之后却实实在在地成了当地出名的免费公厕。听说,后来她甚至发展到了每天都要被好几十人轮姦的地步,就连出门买瓶酱油,都会被射了一肚子的精液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