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激情  »  明日方舟 同人 [序~01]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明日方舟 同人 [序~01]
 序  博士彼   「咕噜……咕噜。」   黑暗中响起仿佛是气泡升腾的声音。男人想要睁开眼,但沈重的宛如实体的 空气随着呼吸将他的胸口填满,身体还是无比的沈重。   「看来我还没有完全适应这个身体」   在无边的黑暗中男人的脑中不自觉的叹息着,但立刻另一个问题冒了出来。   「适应?我为什麽要适应。这不是我的身体?!对。不是。是那个家伙的。 那个该死的男人的,他叫什麽来着,记不起来了……啊。该死的。让我想想。 让我想想。首先……我是谁?」   已经生锈僵硬的大脑在男人的驱使下开始重启、运转,记忆如同残破老相片 一般从记忆深处翻出涌现……   半个月前,整合运动总部……   「咳咳咳。」   一名男子躺在床上刺痛随着咳嗽在他胸口翻搅,他看着手中咳出的源石结晶 苦笑不已。他:彼得。是整合运动上一任首领身为最高通缉犯的同时,他还是不 为人知的顶级精神系法术师。但这些在原石病面前都是那样的脆弱无力,待痛苦 缓和一些后他无力的躺下,望着盖在身上的整合运动的旗帜,他感到欣慰和不甘 但又无可奈何。   正当他惆怅时,门开了。一名龙族少女走了进来,只见她穿着白色的贵族衬 衣,黑色的领结与黑皮制礼服,腰间是黑色束腰与修长的黑色细剑,黑色亮皮材 质的百褶裙中间是整洁的连体白丝,而从小腿处渐变成黑色的丝袜没入敞帮的黑 皮高跟之中,而与这身考究的哥特洛丽塔风格服饰相称的是她的面容,白皙的皮 肤,精致的五官,从红瞳散发出的自信都突显出她冷傲与从容,她经过精心打理 的雪银波浪短发中伸出的犄角透露出她有别于常人的种族:龙族。她正是整合运 动的新领袖塔露拉。   「咳咳……来我这个。快死的人这干嘛?咳咳。我想你现在应该有很多事要 办。咳咳。」   看着塔露拉他感到无比自豪和安心,这也是他为什麽可以安心退下等死的原 因。塔露拉的强悍与主见正是整合运动最需要的。虽然如此,但他还是感到诧异 。塔露拉在他精神法术的影响下已经对自己言听计从,而他早就在之前就下达了 除非出现重大事情不準再来打扰自己的命令,塔露拉的出现让他感到有些。。好 奇。   「有人。找……」   「你自己处理就好了。咳咳。让我。咳咳咳。让我这条老狗,一个人安心等 死就。咳咳。。是你?你还敢。咳咳咳咳咳。你这。咳咳咳。」   他有些不悦的打断了塔露拉的话,但塔露拉只是默默走开,紧接着一个穿着 黑色皮衣戴上连体兜帽,用面具遮住脸,内里套着白色大褂和黑色裤子的男子走 了进来。虽然看不见面容但那无比熟悉的精神波长还是让他认出了来者,罗德岛 的创始人之一:博士。那个给他希望帮自己找到人生目标但又带来无边苦痛的男 人。看见博士,百感交集的他不由更加剧烈的咳嗽起来。塔露拉立刻过来将他扶 起并轻拍他的背以期能缓解他的痛苦。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20……1%,血液源石结晶密度:0.59u/L .你能活着真是奇迹。」   当他缓过来看向博士时,博士正拿着我最新的临床报告说着。他盯着博士发 现他的精神无比坚韧显然是下了重大决定。他平静了一下让塔露拉站到一边,坐 正了身子看着博士徐徐说到。   「咳咳。你来找我这条老狗干嘛?咳咳。」   听见他的话,博士放下临床报告坐在那犹豫了一下开口了。   「我想问你要一样东西。」   「什麽?咳。咳咳。」   「你的命。」   博士话音刚落塔露拉的剑已经抵在他的胸口,房间内立刻充斥着塔露拉汹涌 的杀意。他迅速从短暂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示意塔露拉收手然后闭上眼全力感受 着他的精神,来辨别他话语的真假。   「说下去。」   「我和你都被骗了。我不甘心,但我无能为力。我知道你一直在研究精神转 移,相信我会是最佳人选……我要你变成我。然后掌控罗德岛。」   他感受着博士的精神明白其没有说谎,他脑中不断思索着博士的话。的确, 身为稀有的精神系法术使用者的他,不同于罗德岛公开的首领阿米娅的精神攻击 。他更擅长腐蚀和操控,身旁已经被他操控调教好的塔露拉正是他的杰作,一回 想起塔露拉身体的滋味至今都让曾是顶级调教师同时也是连环强奸魔的他回味无 穷,可惜病入膏肓的他早已有心无力了。   「你知道,这麽做的风险。」   「快死的人是你这条老狗。」   「咳咳。好。很好。哈哈哈。咳咳咳。但就算成功,我需要时间来适应你的 身体和融合你的记忆。怎麽办……」   「我早就想好了。」   。。。。。   「嘶。」   身体的刺痛将他从回忆中拉了回来,他也终于确定了自己现在的位置。显然 从结果来说他成功了。他占据了博士那个家伙的身体,同时零星的记忆不时在我 脑中闪回,那些都是博士的记忆。他连忙收敛心神适应和接收这些原本不属于自 己的记忆。这个过程是缓慢且痛苦的就像是初中时,老师逼着背诵那些生硬拗口 的公式一般。他让自己再次陷入沈睡在无边的黑暗适应着博士的身体与记忆,静 静等待被唤醒的时刻。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手臂传来的刺痛和几声焦急的呼叫,他醒了过来。   随着缓缓恢複的视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让他感到熟悉亲切但又无比陌生的 少女面容。棕色的兔耳与长发包裹着,白皙圆润的小脸,透出少女的青春稚嫩, 脖子上是起到阻抑作用的项圈,黑色宽松的卫衣配上纱质领结与白色毛衣,腰间 是蓝底白色条文的格子短裙,黑丝裤袜内的双腿显的有些纤细瘦弱,此刻她苍星 石般明亮的双眼洋溢着欣喜和关心。   「博士。你醒了。」   听见她甜腻治愈的声音,他感到十分舒坦。脑中关于她的信息也飘了出来, 原来她就是罗德岛公开的领袖:阿米娅。正当他自然的想要说出她的名字时,一 声巨响传来接着整个房间都震动起来。阿米娅立刻沖了出去确认情况,而他则立 刻收敛心神分析起当下局势。自己还未完全吸收和掌握博士所有的记忆,所以为 了不露馅,他决定假装失忆。   就在他打定主意的时候,阿米娅跑了回来。   「博士。」   「你是谁?」   。。。。。。。   随着整合运动的撤退,罗德岛的干员们开始向龙门方向撤退。一路上不少干 员上前和他交谈着,虽然我脑中都能回忆起他们的名字等资料,但他还是继续装 失忆。同时他感觉到自己的法术能力开始恢複了虽然十分缓慢但让他感到无比兴 奋。此刻,之前因为源石病早已禁欲的他脑中不断闪现着罗德岛及其盟友当中那 些让他食指大动的女性资料,他连忙低下头用手捂着脸来掩饰自己的兴奋。   「博士。你怎麽了?是不是不太舒服。」   一旁的阿米娅立刻关心的上前询问,他连忙装作有些痛苦的样子,而当她转 身取药之际他如同饑饿的野兽般湿润了下干燥的嘴唇心中说到。   「博士我成功了,现在我就是你。而我终于又可以品尝那种感觉了。」                             1.捕鱼   回到罗德岛后,彼得接受了完整系统的检查和治疗。虽然阿米娅的关切是真 的,但彼得还是能通过众人的精神波长感觉到一股诡异的气息。在检查结束后彼 得回到前博士的房间。他躺在椅子上从脑中不断翻找和检视一切可以利用的记忆 和资料。他打算开始自己腐蚀、掌控罗德岛的计划,但现在的他的能力虽然得到 了继承但完全无法和当日的强度相提并论,况且他的精神操控只能对感染者直接 使用,对于非感染者则需要大量的时间来进行腐蚀和渗透。所以对现在的彼得也 就是博士来说,他需要认真挑选他的首个控制目标来保证计划的顺利实施。而且 他从现在起必须完全将自己变成博士。   正当彼得思考犹豫之际,阿米娅敲门走了进来。表示要带他参观和了解设施 及干员情况。这对于彼得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在阿米娅的带领参观下,彼得很 快将目标的範围进行了缩小。正当彼得在思索的时候,不知不觉来到治疗区的彼 得忽然感觉到一股如当初遇见塔露拉时,她所散发的那种狂乱,脆弱的精神气息 。这立刻引起了彼得的兴趣。在彼得的暗示和引导下,彼得和阿米娅来到一间干 员的房门前。   「这里面是干员还是病患?」   「两者都是。」   「那能帮我介绍吗?」   「可。可以。不过。」   看着从门缝中不断飘散的狂乱的精神气息,彼得好奇的问到。阿米娅诚实的 回答后,面对我的要求阿米娅犹豫了一下还是打开了房门,只见房间内无比空蕩 。白色的四壁让人以为这就是一个白色的方盒。方盒之内是干凈整洁的白色桌椅 和卧床而且都是焊死在地面上的,而房间内除了白色以外的色彩就是跪在一尊没 有面容的神像前身着修女服的女子。而她也是彼得感应到的脆弱狂气的精神气息 的源头。   「谁?是谁?阿米。娅。和……博士?」   女子受惊似得颤抖了一下,她小心翼翼地转过头。银色秀发被修女服的头巾 包裹着,这个怯懦的少女有着如人偶般精致的面容,看清来者是何人之后,赤红 眼眸中的慌乱才转为安心与幸喜。随着话语她缓缓站起转身向我走来,她黑色的 修道帽后面「长有」两条类似鲨鱼鱼翅的「尾巴」,她颈部挂着的也不是大多数 宗教人员佩戴的十字架,而是一条菱形的吊坠,庄严而肃穆的修女服外,套着一 件明显大了一号的灰色粗布风衣,显得她的身形纤细而娇小,甚至有些幼齿,从 坎肩与衣袖上垂下的皮带,让我联想到了固定精神病人的拘束服,她的腰肢是那 麽纤细,给人一种双手合握的错觉,修女服的下摆开叉到腰际,裙摆不知被何撕 裂,显得有些破烂,随着她的步伐不时露出洁白的诱人大腿,黑色的吊带水晶丝 袜包裹这纤细的美腿,如同束缚一般,在丝袜美腿之外又裹着绑满皮带的黑色高 筒皮长靴。冷冰冰的装扮配上精致怯弱的面容加上散发出的脆弱狂气的精神气息 ,让她如同一头美丽致命的野兽般魅惑动人。   她走到彼得和阿米娅面前欣喜的打量着他们,然后用手扶着脸露出狂喜的笑 容,有些癫狂的笑到。   「你。带着博士。安全回来了。太好了,一定是主听到我的祈祷。博士。好 久不见。欢迎回来。」   少女狂笑着,走到神像前一拳将神像击碎,用滴着血的手从碎裂的瓦砾中抽 出一柄前端是巨大圆锯片的长枪造型的大锯。她哼着愉悦的小调拖着大锯摇曳的 走到彼得的面前,用狂喜期待的目光看着我,兴奋的说。   「博士。你什麽时候带我出去。放心。这次幽灵鲨会听话的,幽灵鲨不会再 把敌人变成碎块,幽灵鲨只会简单的切割几下。对呦。是切割。所以。博士什麽 时候可以呢?」   她说着整个身体急切的靠了上来,并兴奋的摩擦着。而从胸口传来的压迫让 彼得可以断定,这个看似纤细的少女可是十分有料的,但她浑身散发的狂气却让 人有些不寒而栗好似锯子一般在空气中飞舞切割。   「幽灵鲨。请不要这样。你还在观察期,所以……呀。」   阿米娅正说着,幽灵鲨微笑着靠了上来并一把抓住了她,正当阿米娅惊讶的 时候,幽灵鲨仔细嗅了嗅她的脸,然后用深红的瞳孔迷醉的说到。   「醉人的鲜血的气味。是你的还是敌人的,嘛,都不重要。好像要呀,好像 再次体会那种触感。嘻嘻。。嘻嘻。」   看到幽灵鲨陷入癫狂的表情,阿米娅猛的把她震开。严肃的说到,   「幽灵鲨。请停止你这种危险的想法。不然,我要延长你的禁足时间。」   听见阿米娅的话,幽灵鲨如遭雷击。低着头缓缓走到椅子前安静背对着我们 坐下,就连那狂乱的精神气息也变得温顺起来,而从她微微颤抖的肩膀可以看出 ,她受到了多大的打击。阿米娅则拉住我的衣服默默的拉着我离开。   当晚,彼得一个人来到治疗区,在利用能力轻易将监控室的众人控制并篡改 了监控之后,彼得带上麻醉药剂来到幽灵鲨的门前,当彼得打开门发现房间内幽 灵鲨依旧坐在那一动不动。在彼得关上门房间重的瞬间,幽灵鲨身上爆发出恐怖 的气势。   「啊啦。啊啦。你来了。不是博士的博士。嘻嘻。你是谁呢。嘻嘻。」   这时幽灵鲨缓缓的站了起来,只见她啼笑着望向彼得说着呢喃的话语,那鲜 红的瞳孔此刻正闪烁着妖艳炽热的光芒,脸上则是被狂喜和杀意扭曲的笑意,随 着话语汹涌澎湃的狂气与杀意如同汪洋般将彼得淹没,一瞬间让彼得觉得自己仿 佛是置身寂静幽深海底的孱弱小鱼一般,而幽灵鲨一边轻笑哼唱一边拖着大锯露 出嗜血的笑容向彼得缓缓走来。彼得的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但求生的欲望强迫 他冷静下来,在彼得眼中让自己真正害怕的并不是她汹涌澎湃的杀意,而是此刻 正源源不断散发出狂乱脆弱精神气息的扭曲心智。死亡的气息随着她的接近愈发 强烈,很快身体已经在狂气与杀意的包裹下放弃了求生的欲望。   「在哪?在哪?她认识博士。而且立刻就发觉我不是博士。那说明她们一定 很熟悉。熟悉就会有记忆,熟悉就会有可以利用的。只要有一丝空隙和停顿,我 就可以破坏她的心智。我不能死在这,所以,糟老头的身体,快给我想起些什麽 。」   此刻彼得的思维在死亡的阴影下飞速运转,不断翻阅和搜查博士脑中的记忆 。但就在彼得思考自救的时候幽灵鲨已经来到他跟前,她贴着彼得的身体用血红 的双眸注视着他,同时她手抚上了彼得的脸,刺骨的死亡气息从她冰冷的手扩散 开来,博士那孱弱的身体彻底失去了反抗的能力让彼得变成一头待宰的羔羊。   「啊啦。真可怜。看在博士的份上。我会让你少受点苦。的。我的猎物。」   「猎物!猎物?猎物……对。你是猎物……你只是一头被人唾弃的老狗…… 你唯一的价值就是成为仓惶逃窜的猎物……跑吧猎物……取悦我猎物……死吧。 被啃食殆尽吧。猎物。」   幽灵鲨的话勾起彼得内心最不愿回忆和面对的过往,霎那间四周仿佛出现了 无数看不清的面容的脸围绕着他,那些看不清面容的脸,或不屑、或嘲笑、或愚 弄但口中说出的都是世间最恶毒羞辱的话语,并最终汇聚重叠在幽灵鲨啼笑狂气 的脸上,这些不断回蕩的话语让彼得无比的愤怒,他嘶吼着伸出手抓住幽灵鲨的 脖子。   「闭嘴。我不是猎物。闭嘴。闭嘴。闭嘴。」   彼得疯狂嘶吼着,更是运起全部的力量想要将她那张啼笑狂气的脸撕碎。但 很快博士孱弱的身体就让彼得力竭松手,而彼得也迅速恢複了理智。彼得擡起头 发现幽灵鲨正跪在前方平複自己,那汹涌滔天的狂气杀意也减弱了不少而更重要 的是,幽灵鲨那脆弱扭曲的心智出现了明显的裂痕不足为惧。这时幽灵鲨缓缓站 了起来疯狂与愤怒的精神气息喷涌而出携着浓烈的杀意,幽灵鲨举起大据直沖而 来。但这些都已对彼得造不成威胁了,彼得擡手施放精神能力直接打入她的脑中 ,在幽灵鲨痛苦的尖叫中那脆弱扭曲的心智瞬间爆裂破碎,紧接着她整个人失神 无力的跌坐在地。   彼得走到幽灵鲨面前蹲下一只手按在她的头上腐蚀和操控她的精神同时为防 万一彼得还给她注射了麻醉药剂。半小时后,彼得终于成功腐蚀和操控了幽灵鲨 的精神,为了实验效果彼得起身并让幽灵鲨恢複神智。只见她清醒后立刻抓起一 旁的锯子想要发难。   「别那麽紧张。」   「我。。我的身体怎麽?你。你干了什麽?」   「没什麽。我控制了你的精神和身体。现在让我品尝下那久违的感觉。」   「咳。身体。不要。快停下。我的身体是。主。救救。我。」   在彼得的操控下,幽灵鲨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惊恐困惑的想要操控自己的身 体并向彼得喝问着,彼得冷笑着操控幽灵鲨的身体将武器丢开。看着幽灵鲨惊慌 失措的样子彼得得意的继续操控着她的身体将身上的修女服缓缓解开,宽松修女 服下幽灵鲨丰满的身体暴露了出来,足有D罩杯的圆润双乳在黑色蕾丝胸罩的衬 托下轻轻垂于胸前,平坦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与腰肢纤细而洁白,双腿间是一条 黑色蕾丝绑绳内裤。幽灵鲨此刻慌乱祈祷的虔诚羞涩与性感挑逗的衣着所形成的 反差沖击让彼得瞬间血脉喷张。彼得迫不及待的抓住她的肩膀将她按在地上,在 用手铐将她的双手铐在椅子上后兴奋的彼得对着依旧不断呢喃祷告的她冷笑着说 。   「主,听不见你的祷告。」   彼得说完邪笑着将手按在幽灵鲨饱满的双乳上隔着乳罩肆意揉捏起来,幽灵 鲨感觉到自己的双乳在彼得双手的蹂躏下不断变化着形状,同时一种源自身体本 能的莫名快感随之扩散开来,让一直以来禁欲的她感到迷惑和恐惧。幽灵鲨不断 扭动着身体挣扎着想要摆脱彼得双手的亵玩,但麻醉药剂让她变的娇弱无力,她 此刻如同普通少女般惊愕无助,她扭动的腰肢,叉开摩擦的双腿还有那惶恐柔弱 带有丝丝泪光的双眸,更加刺激了彼得的兽欲。彼得跪坐在幽灵鲨身上,享受着 她那双交叠颤抖,不断挣扎玉腿的敲击,接着用手指勾住摇曳的乳罩用力一扯, 立刻一对白花花如果冻般晃动顶端更是是诱人嫣红的双乳弹了出来,而幽灵鲨屈 辱羞耻的别过脸。   见此情景,彼得双手在把玩弄那两颗诱人樱桃的同时俯下身将脸凑到幽灵鲨 面前伸出舌头舔舐着她颤抖羞红的脸颊嘲弄的说到。   「想不到,修女服下居然是如此淫蕩的身体。」   「哈啊。哈啊。不。不要。我……」   「才一会就变成这样。你根本就是一个淫乱修女吧。嗯?」   「啊。好痛。我。我不。唔。」   彼得调戏着说到而面对幽灵鲨略显无力的反驳彼得淫笑着捏住那柔嫩挺立的 乳头迅速向上一提。趁幽灵鲨惊呼之时张嘴强吻上她颤抖的双唇,舌头更是急不 可耐的沖入那温润的口中,更暗中刺激加强幽灵鲨身体的感觉。幽灵鲨只觉口中 异物在不断沖撞和搜刮的同时带给自己阵阵酥麻快感。幽灵鲨慌乱中只想将异物 赶出去于是本能的伸出舌头想要将对方压下驱逐,但当两者接触相互缠绕挤压时 ,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立刻扩散开来并随着彼此的摩擦不断蔓延升温。这时长时 间接吻产生的窒息让幽灵鲨的思维渐渐迟钝麻木,只见她不自觉的仰起头迎合着 彼得的强吻,此刻她微瞇的双眼仿佛蒙上了一层纱雾,血红双眸也变的浑浊无神 ,口角更是渗出晶莹香诞缓缓滴落在地。   「哈。哈。啊。」   只见彼得在结束强吻迅速含住了坚挺玉乳,并在吮吸的同时用牙轻轻啃咬着 诱人的乳头。还沈浸在刚才舌吻快感中的幽灵鲨哪里经受的住此等刺激,立刻颤 抖着弓起身体如遭电击般发出一声动人的娇喘。这时彼得感觉到原本不断敲击自 己背的双腿此刻已然安静了下来并不停摩擦起来,身为强奸魔和调教大师的他自 然知道这意味着什麽,于是伸出手沿着幽灵鲨的小腹缓缓滑向那诱人的股间。在 象征性的抵抗后幽灵鲨就分开了双腿迎接着,亦如彼得所料不断涌出的爱液早已 将内裤浸湿,而最让他感到惊喜的是身下的少女竟是头白虎,彼得伸出手指撩开 湿透的内裤不断摩擦着那涌出爱液的肉缝。   「哈啊。哈啊。」   随着彼得手指的动作幽灵鲨不断扭动着身体发出迷乱的娇喘,一双美腿更是 紧紧夹住那只在她私处肆虐的手并不断搓弄也不知是想要将它挤走亦或是催促它 更加深入其中。彼得见差不多了于是解开裤子,随着「啪」的一声一根巨大的足 有近30CM长巨大肉棒砸在幽灵鲨的双乳间。看着狰狞的大棒幽灵鲨瞬间明白 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意识瞬间清醒过来羞愤与狂怒喷涌而出,之前的迷乱情欲剎 那间消失不见赤红双眸中溢出强烈宛如实体的杀意,刚才还娇弱无比的少女此刻 宛如嗜血的修罗冷冷威胁命令到。   「放开我。不然……啊啊啊啊……」   就在彼得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镇住即将照做的时候,按在幽灵鲨私处的手忽 然抽搐了一下,手指立刻撬开紧闭的肉缝探入那湿润肉穴之中。就是这一下让幽 灵鲨的汹涌气势瞬间崩溃同时整个身体更是剧烈颤抖起来,紧接着彼得感觉到一 股液体从那湿润肉穴中激射而出,幽灵鲨居然直接潮吹了。   不等幽灵鲨平複下来,彼得就用沾满爱液与阴精的手捏住幽灵鲨潮红的脸嘲 笑到。   「看到吗?你这淫蕩的婊子。居然敢威胁老子看来就必要让你明白谁才是你 的主子。」   「不。不要。主。求求您。赐予我力量。让我杀了他。」   「祈祷吧。哭喊吧。你的主救不了你这个骚货。」   「不。不。不。这。这是噩梦。不对。这是主给我的考验。我没有害怕。我 一定。会。啊啊啊。痛。」   彼得说着跪在幽灵鲨身前用手抓起分开她颤抖无力的双腿将巨大的肉棒顶在 那诱人的粉色肉逢之上。面对无情的嘲笑幽灵鲨心智已然出现错乱崩溃的迹象, 只见她赤红双眼不断闪烁着迷惘与惶恐房间内也回蕩着她呢喃妄图逃避现实的祈 祷。但不管她如何祈求与逃避,肉穴被强硬撑开后处女膜撕裂的剧痛还是将她拉 回现实发出吃痛叫喊。   「这感觉永远是这麽棒。」   随着肉棒的插入彼得发出兴奋欢愉的嘶吼,随着被湿润蠕动肉壁包裹着的肉 棒传来阵阵酥爽,彼得迫不及待的抱住打开幽灵沙的双腿,在彼得沈重的喘息声 中肉棒在不断进出间将小穴彻底打开填满并狠狠撞击那深埋其中的娇嫩花心并在 幽灵鲨光洁小腹上形成巨大的隆起。彼得尽情发泄着先前被原石病夺去能力后积 攒的压抑。他不知疲倦的操弄着身下少女肉体交合的淫靡之声与发情野兽的喘息 充斥着整个房间。面对如此疯狂的摧残,无法逃离的幽灵鲨如一只柔弱小鱼般不 断扭动身体徒劳挣扎着,口中更是并发出不知是祈祷还是娇喘的叫声。   「啊。出去。快出去呀。啊。身体。身体被填满了。啊。这感觉。啊。这感 觉太。强烈了。啊。啊。有什麽。要。要。主。救救我。我不要这样。啊。啊。 不。不可以。要。要来了。这感觉忍耐不了。主。原谅我。啊啊啊啊啊。」   在慌乱与迷惑中幽灵鲨迎来了高潮,而彼得则借着花心高潮打开之际用尽全 身力气向下一压,巨大肉棒瞬间刺穿花心狠狠撞入子宫花房,彼得完全不给幽灵 鲨任何适应的时间巨大肉棒不断撞在子宫壁上对着子宫肆意蹂躏,幽灵鲨还未从 高潮中回神自己体内最神秘敏感之地就被突入蹂躏,她只觉得体内的肉棒正疯狂 抽插搅动着,无尽的快感随之喷涌而出理智与矜持正被肉棒撕扯搅碎,并让陷入 狂乱的她发出混杂着欢愉和绝望的呼喊。   「啊。啊。为什麽。明明该痛苦的。啊。啊。为什麽。这麽。这麽舒服。啊 。不明白。不明白。主求你告诉我。啊。我该。我该怎麽办。啊。主。救救我。 我快。快要。咦啊。啊。啊。」   听见幽灵鲨的呼喊,彼得相守操弄的同时俯身将脸凑到迷惘慌乱的幽灵鲨面 前一边用能力腐蚀她的心智一边轻声的蛊惑到。   「你的主抛弃了你。别再向他祷告,别再压抑自己。我会给你数倍、百倍于 此的快感,我会让你忘记痛苦和负罪只剩快乐。」   「啊。啊。是麽。我被主抛弃了吗。我被抛弃了。我该怎麽办?」   「臣服于我把你的身心都献给我,侍奉我。你不会再被抛弃,不会再被遗忘 。我会带给你无尽的欢愉,我就是你的主。」   「啊。啊。是。啊。我向您献上。献上我的身心。求您赐给我无尽的欢愉。 我的主。啊。啊。啊。我会侍奉您。啊。啊。」   在能力腐蚀之下,被蛊惑的幽灵鲨那濒临破碎的心智被彻底扭曲改写。幽灵 鲨迷惘慌乱的神情最终变成了虔诚驯服的表情并向彼得彻底打开了身体,穿着黑 色高筒皮长靴的双腿缓缓扬起并在彼得身后交叠,迎合着他的动作扭动腰肢好让 体内肉棒可以去的更深。她赤红双眼中满是肉欲,随之散发的气息中除了狂乱以 外更多了一份淫蕩。彼得心知已彻底控制了幽灵鲨兴奋的一边用手肆意揉捏着那 坚挺玉乳一边享受蹂躏她白嫩的身体。不一会,彼得渐渐感到体力不支于是深插 几下将整个身体完全压在幽灵鲨白嫩的身上,肉棒更是插到最深处将子宫顶起变 形,嘶吼着射了出来。   「接好我的恩赐。」   「是。好烫。啊啊啊啊啊。」   幽灵鲨听后顺从的用腿将彼得牢牢箍住,接着便感到无法形容的炽热与快感 从体内迸发如海啸般将自己淹没,而她至来得及发出极致欢愉的高潮尖叫。射完 之后的彼得有些疲惫的起身看着翻着白眼一脸淫蕩,颤抖着身体昏过去的幽灵鲨 彼得感到一阵满足。   「虽然这幅身体还有些孱弱但问题不大。现在棋子有了,接下来我还需要时 间。」   彼得在将幽灵鲨手铐解开穿好衣服放到床上后扶着腰走了。路上他也开始思 考起后续的计划。